yyrcd引人入胜的都市小說 證道從遮天開始-第六章 地圖熱推-3dve0

證道從遮天開始
小說推薦證道從遮天開始
太阴和太阳之力融合的瞬间——
“轰隆!!”
萌宝来袭:极品爹爹腹黑娘
天地间的太阴和太阳两颗星辰似乎有所感应,猛然降下了一丝太阳真火和太阴真水。这两种力量跨越了无数时空,出现在了周通身边。
同时,天地间的水火之力也一同被他引动。
一念至情深
“轰!”、“轰隆!”
周通身边凭空凝聚出了巨大的火焰和水流,隐约可以看到,在无穷无尽的火焰之中,有着一只三足金乌的虚影,而在水流之中,则有着一只月兔的虚影。
金乌和月兔环绕在周通身边旋转。
国魂
緋錯 莫失莫妄
不过,周通的控制力非常可怕,那些水火全部被他束缚在了自己身边,甚至连他住着的屋子都没有被波及。
而此刻,周通也在静静地观察自身的变化。
太阳星降下的太阳真火,太阴星降下的太阴真水,一同在洗礼他的肉身。他能感觉自己身体的每一寸血肉,每一根骨骼都在太阳真火和太阴真水的力量下重构了一遍。
许久之后,太阳星和太阴星降临下来的太阳真火和太阴真水完全被他的这副身体吸收。这一刻,他彻底重铸了神体。
“轰隆!!”
太阳真火和太阴真水消散,甚至连虚空中一同凝结而来的水火也一同消散,露出了周通的凤凰本体。
此刻,他的凤凰本体也发生了一丝改变,原本赤红色的羽毛渐渐发生了变化,一缕金色和银色缠绕在了羽毛上,令他原本烈火般的气息一下子转变了,变成了一种带着混沌的气息。
“神体变得比之前弱了一些,《赤明九天图》修成的赤明神体果然比我原本的凤凰神体要弱一点……不过《赤明九天图》倒也不是没有可取之处。”周通沉吟了一阵,而后伸出右手,掌心有水火凝聚。
“唳!!”
伴随着两声清脆的啼鸣,一只金色的火凤凰和一只银色的冰凤凰从他掌心飞出,围绕在他身边旋转飞舞。
“这种控制水火的力量,倒也算是不错了。”周通随手一挥,很快散去了那金银二色的两只冰火凤凰。
“不管了,继续修行,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重新修炼到先天极致。以我吸收太阴和太阳的速度,只需要半个月的时间即可,这半个月的时间,我就继续留在这里一点点修行好了。”周通心中暗暗说道。
这半个月可以说是他的“虚弱期”,因为他之前是先天巅峰,但现在却只是先天初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修行《赤明九天图》汲取太阴和太阳之力才能恢复。
时间一天天过去。
周通一直都没有出门,他一直留在纪一川给自己安排的这间屋子里面修行,每日都有海量的太阴和太阳之力从虚空中降临下来,融入到周通的身体中,令他的神体不断成长。
刚开始的时候,纪一川、纪宁他们都还有些好奇,但时间一长,他们也就当不存在周通这个人一样。
直到半个月之后,他才重新从自己的屋子里面走了出来。
“纪一川在哪?”周通看向屋子外面,纪一川安排的侍女,开口问道。
“老爷正陪着小少爷在练武场练功呢!”一位侍女给周通指了指位置。
周通点了点头,抬脚向练武场那边走去。
“左手高了,往下一点!”
“就是现在,进攻,眉心!”
“偏了半寸,再来!”
……
刚刚靠近练武场,周通就听到了纪一川训斥的声音,同时也听到了一道道剑吟之音。很显然,这是纪一川在传授自家儿子剑法。
周通来到练武场之后,只看到一个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小男孩拿着剑,一剑又一剑地刺向一个漆黑色的金属傀儡。
玄幻乾坤
那金属傀儡身上足足有十几个红点,分别点在了眉心、喉咙、心脏、手臂、手腕、后背等部位,这些部位无不是要害或是发力的关键部位。
周通的到来,自然也引起了纪一川和纪宁的注意。
塔羅牌的光明奮戰之旅 孤風寂
纪一川有些惊讶地说道:“周兄,你终于出来了,这么快就完全重铸神体了?”
總裁追妻:幸福有妳 陳紫洛
周通点了点头,道:“不错,《赤明九天图》第六重也已经大成了,我准备出去走走,到处看看有没有什么机缘能让我突破境界,我来找你拿周围的地图了。”
重瞳末路 江湖小鬼
“什么,第六重大成!?”纪一川惊了,他上下打量着周通,但周通气息完全内敛,他根本什么都看不出来。
一旁的纪宁也惊了,按照他父亲的说法,《赤明九天图》突破先天的过程声势浩大才对,为什么他悄无声息就完成了?
“好可怕的控制力……”纪一川显然也想到了这一点,很明显是对方将力量彻底收敛,甚至连太阴星和太阳星降临的那一道力量都完美收敛起来,没有逸散出去影响外界,所以才会有这样的情况。
“周兄所做,确实令人佩服。”纪一川惊叹道,“不过,你就这么两手空空地离开,万一遇到了什么危险,那可就不太好了。”
“你等一段时间再出去吧!”纪一川继续说道,“这段时间,你不妨与我们一同修行。我们人类在兵刃方面也是有些独到之处的。”
詭異迷局
“如果你指的是这种剑法,那就不必了!”周通随手一抓,一旁的一柄铁剑顿时跳入他掌心,而后周通随手点出,顿时——
“锵!”
一声颤音响起,紧接着银光闪烁,仿佛水银泻地无孔不入,连续十几道声音在顷刻间同时迸发,随后漫天剑光收敛。
此刻,纪宁身前的那个金属傀儡身上每一个红点都出现了一道划痕。
“这……天人合一!?你学过我的剑法?”纪一川再一次惊了,震撼地看着周通。
虽然他教纪宁的也只是打剑道基础的基础剑法,但即便是基础剑法,每门每派其实都不一样的,刚才周通所用的毫无疑问是就是他纪氏的基础剑法。
“刚才他不是演练了一遍吗?”周通眸光看向一旁的纪宁,微笑着随手将剑重新抛回原地。
“只是看一遍!?”纪一川已经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眼前这人简直就是怪物中的怪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