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ir8m熱門都市异能小說 刺客之王 踏雪真人-第五百三十七章 別走鑒賞-bntq0

刺客之王
小說推薦刺客之王刺客之王
“连接九天九地、神佛难渡?”
高玄看着浑浊滚滚黄河若有所思,就法则而言,这条长河的确是强大之极。
雷霆铁马擅长穿越虚空,甚至能穿越黄泉界和星河世界的空间屏障,却难以越过这条黄泉。
高玄虽有破空神翼,应该也无法越过无数法则汇聚而成的黄泉。
可想而知,这黄泉有多厉害。
老王八说的神佛难渡,到也不算是大话。
高玄纵横星河,他从没想过自己有一天会被一条河困住。
而且,有一个很重要的问题,神佛难渡的黄泉,鬼狱族是如何穿过的?
高玄有着感觉,楚江城就在黄泉对岸。而且,转轮王应该就在楚江城。
诛天至尊 镜中观月
楚江城是乌满境的核心中枢,转轮王是乌满境的最强者。
这到不是他乱猜的,而是通过灵魂锁链强行抽取鬼狱族高手记忆,通过这些记忆内信息不断拼凑,他才得出这个结论。
高玄对于转轮王这位神祇很好奇。上一世鬼狱族入侵星河,只是鬼狱族十转强者,就杀的人族溃不成军了。
無 上 殺 神
从始至终,转轮王根本就没露面。
高玄也就是听说过转轮王,知道这位才是鬼狱族的核心首脑。
当初他们还曾想过刺杀转轮王,为此做了一些准备。斩神剑,也曾作为杀神的备选奇物。
一些强大的奇物,在法则上都有可能克制神祇。当然,也只是有可能。
神祇的威能强大,难以凭空推测。杀神的奇物是否有用,必须要试一试才知道。
时至今日,高玄站在人族力量巅峰,他对神祇已所知依旧不多。高玄知道转轮王就在对岸,他非常想过去看看情况。
只是这条黄泉,还真不好过呀。老王八在这优哉游哉坐着,看样子就是等着宰客的黑心老板。
高玄对老王八说:“神佛难渡,你一定能过去吧?”
老王八摇头晃脑满脸得意的说:“小子,你到是有点眼光。”
高玄问:“我想过河,你能帮我么?”
他顿了下说:“天上地下,都没有白使唤别人的道理。有什么条件,你都可以提。”
“还算你聪明。”
老王八点点头,他和高玄非亲非故,哪有随便帮忙的道理。
老王八慢悠悠的说:“我平生就喜欢宝物。你有什么好东西,拿出出来看看。若是我看上了,咱就载你过河。”
“你喜欢什么呢?”
高玄有些好笑,这老王八张嘴就要宝物,这个宝物的范围可太宽泛了。
不同的种族,不同生命,对于宝物的定义也完全不同。他怎么知道这个老王八喜欢什么。
老王八摇头说:“这可很难说的清楚。”
高玄知道这老王八故意说的这么模糊,就是想看看他有什么好东西。
高玄拿出几件黄金奇物,老王八扫了一眼,兴趣不是很大的样子,“就是这些玩意,你可过不了河。”
“这件玄武鼎怎么样?”
看老王八样子,高玄拿出了一件顶级黄金奇物玄武鼎。
这件古朴三足青铜鼎,据说和玄武有点关系。不论是哪种神话传说,玄武都和龟有着很深的关系。
果然,老王八看到玄武鼎就是眼睛一亮,“这个玩意还有点意思,再来个十件八件的就差不多了。”
高玄也笑了:“老王八,这可是顶级宝物,你以为是龟蛋呢,一生就一窝。”
这个笑话可不太好笑,老王八绿豆眼睛一翻,“小子,话不能乱说。”
“是你先乱说的。”
高玄身上黄金奇物虽多,玄武鼎这个级别的奇物也不过十几件。老王八张口就要十件八件,就有点太贪了。
玄武鼎能催发出玄武战甲,其防御力在众多神器中号称第一。这也是张家祖传镇族神器。比起先天八卦镜也就差那么一线。
只是高玄有了机械战体八极神兵,玄武鼎也就一直留着没用。
高玄淡然说:“我就这一件好东西了。你觉得行就行,不行就算了。”
老王八太过贪心,高玄不太想和这家伙聊了。
实在不行,他就试试自己游过去。黄泉水虽然厉害,他力霸万古的十三太保横练也不是假的。
老王八也看出高玄是认真的,他拿过玄武鼎把玩了一下,“好吧,大家交个朋友。”
高玄不置可否,他其实很厌恶这种话术。做生意就是做生意,摆出一副我帮你的样子,就好像不收钱似的。
这样的生意人就很烦,他不但要赚你的钱,还要拿你的人情。
却不知道,人情不是要来的!
别人领情,你不说也是人情。别人不领情,你说出再多只会更惹人烦。
这个黄泉河边的老王八,怎么如此的市侩油腻,这让高玄很是不喜。
不过,他也不需要和对方交朋友。喜欢不喜欢的,事情还是要做。
老王八虽然还有不情不愿,但他还是站起来一伸懒腰,瘦小的身体猛然膨胀变大。
转眼之间,老王八就变成一只巨大绿壳王八。他龟背足有几十平米方圆,在上面摆个篮球场都没问题。
巨大弧形龟背上纵横交错纹路形成一个个菱形格子。仔细看这些格子上又有无数细密符文。
“上来吧……”
老王八瓮声瓮气的说道。
高玄一步上到龟背上,他饶有兴趣看着龟背上无数细密符文。
在远古时代,人们就认为龟背上纹路代表着神的旨意。所以,很早时期就是用龟甲来占卜。
到了老王八这一步,这家伙力量层级非常高。
在黄泉界,单纯比较能量层级,高玄都未必比得上老王八。
这家伙也不知活了多少年,一身的血气力量雄厚之极。
高玄一路走过来杀了几十亿鬼狱族,这些鬼狱族气血加起来,都未必有这个老王八浑厚。
可想而知,这个老王八有多强了。
按照鬼狱族的衡量标准,老王八肯定达到了十转级别。距离神祇也就是一线之隔。
老王八可不管高玄想什么,他粗壮四肢一发力猛的蹿到黄泉浑浊河水上面。
老王八也不吭声,四肢划动黄泉水,缓缓向前游动。
他看起来速度不快,可眨眼之间,就已经远离岸边。
没一会的功夫,高玄已经看不到岸边了。他眼中只能看到茫茫无尽的浑浊黄泉水。
黄泉水中也看不到任何活物,高玄能感觉到黄泉水中荡漾的浓郁死气。
普通人类哪怕远远的看到黄泉,被死气一冲当即要送命。就是剑豪喝一口这玩意,也要当场毙命。
哪怕是黄金强者,真被扔到黄泉水里也会很快被腐蚀成污水。
就是高玄48点的体质,他也不敢喝这玩意。
也亏的鬼狱族能喝这玩意。也许鬼狱族就黄泉之子,才能如此逆天。
高玄正感慨黄泉的神奇之际,脚下的老王八突然停下来。
此时天空上就只有一轮红日高踞中天,那轮蓝日已经落了下去。在红日照耀下,就是浑浊黄泉呈现出一种砖红色,透出一种浓烈的不祥意味。
“怎么停了?”高玄问道。
老王八扭过头来看着高玄。这种状态的老王八,只是脑袋就像是一座小楼一般。他巨大嘴巴微微张开,裂开的缝隙就足以装下高玄。
就是绿豆般的眼睛,都显得异常巨大。
老王八扭着脖子,以一种很别扭的姿态居高临下盯着高玄。绿油油的眼珠子里透出几分说不清的恶意。
沉默了一会,老王八才说:“你给的东西,只够到这里。你该下去了。”
老王八并没有发力,但他这会形态太过巨大,发出的声音震耳欲聋。呼吸出的气息就如同狂风一般,喷出口水犹若下雨。
高玄也需要用点力气,才能稳立不动。混元金轮把血气力量转化为源力,让他能轻易催发出无形气墙,把老王八腥臭口水全挡住。
不过,老王八口水不但腥臭,还有黄泉水的腐蚀力量。落在无形源力墙上,会灼烧腐蚀出一个个孔洞,散发出一缕缕白烟。
源力在这个世界,实在是太不受欢迎了。
高玄心里不禁叹气,他早看出老王八不是好东西,对眼前的境况也有所预料。
只是,他还是觉得麻烦。
他对老王八说:“你为什么就不能老老实实履行约定,大家都省的麻烦。”
老王八哈哈大笑,露出了他巨大如同闸刀般锋利的两排大牙,“什么约定,我只说带你过河,可没说要送你到河对岸。”
高玄微微皱眉,“老王八,恕我直言,你这样当王八是要被打死的。运气不好,还会被熬汤。”
老王八笑的更得意了,“你要有那个本事,就不至于求我了。在黄泉里面,神佛来了也要给老子低头。你算个什么东西。也敢卖狂!”
老王八说着猛然下潜,他也不用和高玄动手,直接把高玄扔到黄泉水里,就能淹死对方。
其实他本来想再敲诈几件宝物,可高玄说话的语气太难听了。老王八也感应到高玄强大坚定意志,威胁这种人完全没用。
既然撕破了脸,大家就直接动手好了。
老王八就是在黄泉水里长大的,他水性太好了。只是一沉,瞬间就沉到了千丈以下。
四周的黄泉水猛然围过来,高玄牢牢站在老王八背上,等到黄泉水要淹没他的时候他才一跺脚。
这一脚下去,高玄力霸万古的横练之力就真正爆发出来。
虽然黄泉界法则有着巨大压制力量,可高玄法则金属重塑的横练之体都在体内运转力量。他强大身体如同一个封闭天地,完全不受黄泉界法则影响。
哪怕周围都是浑浊黄泉水,高玄一脚下就是金刚倒锥之势。
坚硬之极的龟壳被高玄一脚捣了个烂碎,恐怖动能冲击直接穿透龟壳和身体,在老王八身上开了一个个贯穿性大洞。
老王八不禁痛苦大叫,他本能探头用嘴撕咬高玄。
高玄随手一拍,老王八巨大脑袋砰然爆成一团齑粉。
炸开的掌力,把周围无尽黄泉水猛然震爆。
浑浊无尽的黄泉中心,顿时被掌力轰开一个小小空洞。
这个小小的空洞,也是对黄泉而言。实际上这个空洞直径足有几千米。
高玄的掌力太霸道了,他厌恶老王八出尔反尔耍奸弄滑,一掌下去可没客气。
这只老王八也不知活了多少万年,身体坚若山岳。隐然已经达到了神级层次。就这么被高玄一掌拍碎身体。
但是,老王八可没死。他庞大身体虽然被高玄击溃,他神魂却还保持完整。
高玄一脚一掌力量虽然霸道,却限制于此界法则,无法外放拳意。对于老王八神魂没有直接的威胁。
老王八的神魂就是他人形状态,他虚浮在高玄上空,老脸已经愤怒的完全扭曲了。
他指着高玄恨声大骂:“小子、你敢、你敢坏我百万年练成法体,你死定了,死定了!”
老王八真是怒极了,他活了百万年,每天就守着黄泉等待成神的机缘。
结果,赖以渡劫成神的不死法体就被高玄打个粉碎。这个仇可结大了。
高玄慢悠悠的说:“你别叫唤了,我就站在这,你到是来杀啊。”
老王八都要气炸了,他活了百万年,还没见过这么嚣张的生命。
不过,他也的确没什么胆子过去杀高玄。
没有了百万年炼成不死法体,他一缕神魂虽然不灭,却也没多少办法能奈何高玄。
酒 娘子
冒然过去,很可能被这小子一拳打个魂飞魄散。
【看书领红包】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书抽最高888现金红包!
老王八越想越憋屈,越想越愤怒,老王八指着高玄说:“你等着,我去喊我家老祖……”
说着老王八就想驾驭神魂离开,这时候一抹明锐血光猛然闪耀而出。
老王八活了百万年,还没见过如此锋锐的血光。他有种感觉,自己的神魂只怕挨不住这道血光。
高玄的声音也同时传递过来:“想走,我允许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