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z17爱不释手的都市言情 大明王冠討論-第七百六十五章 道姑也美豔-vqycz

大明王冠
小說推薦大明王冠
黄昏大怒,酒意上头,胸胆酣张,意气风华拍案而起,“走,砍死纪纲这狗日的!”
赛哈智斜乜一眼,“老弟,你打得赢纪纲?”
黄昏讪讪然坐下。
刘明风和周胜然相对而笑,也乐了,话说,黄昏在关外呆得久了,现在是越发男儿壮气,换做以前听到这些事,也就是阴柔的笑笑。
现在竟要拍案而起了,很是热血男儿。
黄昏坐下后,问道:“城东郊的实验田到底出了什么事,北镇抚司哪来的借口去东郊实验田搞事,这和他们没有利益冲突啊。”
赛哈智咳嗽一声,“这事……还得从陛下说起。”
黄昏越发茫然,“怎么又和陛下扯上关系了?”
刘明风笑道:“其实是几天前,陛下不知道怎么回事,想吃火锅,然后就着人去你的东郊实验田那边,要了一些辣椒回来,然后也不知道回事,陛下吃了火锅后身体染恙,第二日的早朝连着中断了几次,然后回到乾清殿,陛下就泼口骂你,说你误他天子形象,当时纪纲恰好在旁边,问了陛下一句,陛下随口说是你东郊实验田的辣椒的问题。”
周胜然补充道:“然后你就懂了撒。”
黄昏颔首。
猜得到后续了。
纪纲作为锦衣卫头子,听到陛下这么说,不管陛下是有心还是无意,他都能拿这个事情大做文章,所以估摸着趁机公报私仇,到实验田扫荡了一番。
问道:“抓人没?”
赛哈智哂笑,“抓人?你觉得纪纲只抓人?差点没杀人好么,要不是府尹向宝动作敏捷带着人赶到东郊拦住纪纲,实验田里的农夫和梁大等人就该身首异处了,不止会如此,只怕还会有一场声势浩大的抄家灭族。”
纪纲打着“捉拿谋害天子”的旗号,正大光明,南镇抚司拦不住,也不敢拦,但府尹向宝敢啊,因为当初城东郊实验田成立之后,朱棣下了旨意,让应天府衙保护这块实验田。
黄昏哦了一声,“最后怎么着?”
刘明风道:“最后啊,纪纲虽然狂妄,但向宝拿出了陛下旨意,他也不敢再胡作非为下去,和向宝两人一起进大内面圣,咱们陛下应该不是有意要追究东郊实验田的责任,所以大事化小了,反正北镇抚司撤出实验田,向宝也没受到影响,当然,纪纲也屁事没有,貌似陛下还口头嘉奖了他,说他护主心切,忠心可嘉。”
妃常傾城:廢妃難再逑
黄昏翻了个白眼。
屁的嘉奖。
朱棣这是打落牙齿和着血吞进了肚子,有苦说不出。
他锤子才想去动东郊实验田。
宠夫之嫡妻撩人
是他自己想吃麻辣火锅导致拉肚子影响了第二天的大朝会,这本来就是他的错,被纪纲抓住了机会公报私仇,可朱棣也不能跳出来承担责任,天子也是要面子的嘛。
所以只好嘉奖纪纲。
得了。
看来这闲暇的两年,又要和纪纲开始斗智斗勇。
话说,纪纲也活得够长了。
思忖了一阵,“话说,阳武侯薛禄如今在不在五军都督府,是在外地驻防,还是在京畿这边?”
赛哈智不解,“怎的又说起这薛侯爷了。”
黄昏笑道:“没事,就是忽然想起来了。”
刘明风道:“薛禄在八百大甸那边驻防,按照惯例,大概会在中秋左右返回京畿述职,倒是薛禄那个远房得很的侄儿薛亮,本来是个城门官,这一两年爬得很快,已经是一名千户了,之前薛禄走关系到了咱们这边,把薛亮塞进了咱们南镇抚司。”
赛哈智急忙补充道:“我感觉薛禄似乎不太满意纪纲,有向咱们靠拢的意思,不过不敢确定,所以这段日子也没敢用薛亮,依然将他凉在一边。”
黄昏哈哈一笑,“妥了。”
又问道:“对了,许久不在京畿,可知最近京畿出了什么大美人儿么?”
刘明风一脸无语,“大美人儿到处都有,若说咱大明最大的美人儿,还是大官人您府邸里这位夫人,依然艳压整座大明天下,这且不提,须知大官人您这偌大后宫,大多是人间绝色,仅是那娑秋娜、权氏,一个是西域神女,一个是朝鲜绝色,如今又来了个阿如温查斯,草原大美人,您还在问我们哪里有大美人?”
不带你这么炫耀的。
黄昏不无得意,笑道:“运气运气。”
正色,“说正事,我是说除了我这黄府之外,可还有什么在民间野蛮生长的美女名声在外,最好是有点特殊身份的那种,比如尼姑啊道姑之类的。”
初音未來之命運之輪 冷凍球球
赛哈智贼笑起来,“哟,许久不见,老弟你又添了新的嗜好?这个简单,只要弟妹那边不反对,老哥明天就带你去城外的凝风观。”
修罗志
凝风观的女道士么……
其实就是学那泰山姑子。
这是应天权贵富贾圈子里心照不宣的秘密——当然,不能让咱们的陛下知道了,要不然大家都没得玩儿了。
春史
话很少的周胜然咳嗽一声,“你们要是说这个我可就不困了哈,还真别说,真有这么一个大美人儿,新近才美名远扬的。”
刘明风也恍然,“对,还真有这么个女子。”
穿越之暖雪天下 淺。。
追凶韩国 控尽天下
黄昏问道:“具体说说。”
周胜然道:“这个我听得比较多,凝风观大家都知道——”
黄昏:“我不知道。”
赛哈智解释道:“就是应天泰山姑子的老窝,这下你懂了吧。”
黄昏恍然,看着周胜然,“你继续。”
嬌女 夜惠美
周胜然道:“在凝风观旁边,约莫一里左右,还有座破落道观,观中仅有一老一少,老者已是耄耋之年的老妪,当了几十年的道姑,没嫁人。”
大明的道姑,是可以结婚的。
黄昏颔首,“继续。”
周胜然又道:“这个小的么,十六七岁,好像没名字,官府这边查了谱牒,也没个具体来路,好像是那老道姑从外面捡回来的孤儿,老道姑夜半大梦紫虚上仙,于是取魏姓,平日里周边民众都叫她为魏仙子,据说……嗯,仅仅是据说,这名魏仙子可以呼风唤雨,更能令万兽伏首百鸟驻肩头,端的是匪夷所思,当然,这都是些道听途说不可信,但可以确凿的是,这魏仙子很美,不可方物不容亵渎,是那种属于天上琼瑶只可远观的濯然尘世之美。”
黄昏愣了下,“真有这么玄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