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nrdp有口皆碑的言情小說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涵江離-第二百五十一章趕出家門閲讀-9v1rh

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小說推薦秦先生他又寵又撩
这一次就连南意棠自己也完全的处在震惊中,回不过神来,不可能,不可能,这怎么可能不是她跟秦北穆的孩子呢?
明明小馒头跟他还有秦北穆都长得那么像,虽然和她们分开了那么多年,可是再看到这个孩子的第一眼的时候,那种血脉相连之间的感应是完全让人无法忽略的,那怎么可能不是她的孩子呢?
孩子刚刚回来的时候,秦北穆也曾经说过,到底是不是他们的孩子还需要经过验证,可是最后他也没有告诉自己得到的结果是什么样的,南意棠便默认了小馒头就是自己的孩子,可现在她自己却也开始怀疑了。
爹地,妈咪要转正 雪花君
秦北烟犯不着拿一张假的亲子鉴定来骗他,他心里面也是希望秦北穆有后的,所以到底是怎么回事?秦北穆一直没有告诉过她亲子鉴定的结果,难道就是因为怕她知道真相会伤心吗?
至死不渝
南意棠的脑袋里面是一片凌乱的,她不知道为什么事情又变成了这种样子,完全和她想象的不一样。
黑色钱途 淼鑫
“大哥,这个亲子鉴定一定是有问题的,能不能重新做一次小馒头?一定是我跟秦北穆的孩子。”
“你是怀疑我这份亲子鉴定的报告是做假的吗?”
“不是,但是这其中一定有什么蹊跷,请您给我一点时间,让我去查清楚好吗?”
“我没有办法给你时间,我无法忍受你背叛我的弟弟,还拿一个假的孩子来欺骗我们,你知不知道这个孩子对我父母对我们家来说意味着什么?你把我们耍的团团转。”
“我不想再看到你和那个孩子了,你趁早带着孩子从我们家搬出去,现在我父母还不知道,如果让他们知道的话,恐怕你们都没有办法安然无恙的从秦家走出去了,我现在单独和你说这些,已经很给你面子了。等你带着小馒头离开之后,我自然会跟父母说清楚真相。”
秦北烟说完了之后,就把车门打开了,轰南意棠下车。
她的不贞不洁好像已经成为了板上钉钉的事情,南意棠现在顾不上解释这些问题,她心里面只有一个疑问,小馒头到底是不是她的孩子?如果不是的话,那她的孩子呢?她的孩子究竟在哪里?
南意棠的心里充满了惶惑不安,他有点想给秦北穆打电话,在无助的时候,她第一时间能够想到的总是秦北穆,只是他现在不在自己身边,而且现在恐怕是他跟沈安斌交战的,关键时候如果这个时候给他打电话只怕会让他分心。
南意棠看着秦北烟驾着车子扬长而去,没有给她一个好脸,心里百感交集,纵然委屈,可这事也只能自己扛下来了,她没有了工作的心思,担心在家里的小馒头。
南意棠回到家里的时候,尚清秋和秦远山正在陪着小馒头玩,三个人在一块,其乐融融的充满了无限温暖的画面。
小馒头刚刚来这里的时候,还有些怕人,现在已经变得活泼了许多,几乎每天南意棠回来的时候都能看到小馒头的脸上带着笑容,她一直觉得孩子就应该在这样充满爱的环境下成长,尚清秋和秦远山也是真的喜欢这个孩子,可是现在他要把孩子带走,以后的路又该怎么办呢?
南意棠心里始终是相信小馒头,一定是他的孩子的,可是秦北烟手上的那份报告始终还是一个定时**,让她不得不离开这里,这些事情还是等秦北烟回来再说吧。
“妈妈,你回来了,你今天回来的好早啊!”
小馒头看到南意棠回来立即就扑了上来,在南意棠的怀里撒娇。
“宝宝,今天在家里乖不乖?有没有听话?”
“我有很听话的。”小馒头颇为天真烂漫的说道。
“伯父伯母,我今天正好回来的,比较早,答应带小馒头出去买些玩具犒劳他的,那我现在就带他过去吧。”
“真的吗?那我们现在就去吗?”小馒头激动的不行。
“嗯,我们现在就去。”
南意棠拉着小馒头的手,让孩子和伯父伯母告别之后,就带着孩子离开了,随后给秦北烟发了个信息过去。
“我已经带着小馒头离开秦家了。”
“你们的东西等会我会让人打包给你们送回去的。”秦北烟不冷不热的回复了这么一句。
“妈妈,我们不是去买玩具吗?为什么到医院里来?”
小馒头站在医院门口的时候,有些盲人,他不喜欢来医院,不喜欢打针,不喜欢闻到医院的味道。
“我们先到医院,等一会儿妈妈再带你去买玩具好不好?妈妈在这里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
南意棠没有办法告诉孩子,但是这一次,她一定要确定小馒头到底是不是她的儿子,她不想再这样的不确定里继续不安下去了。
这家医院也是安家的,所以南意棠比较能够信任,安全性和可靠性都要比外面的好一些。
遗落卿心 沐语霏霏
“这份鉴定结果我大概什么时候能够拿到?我要尽快的拿到结果。”
“最快的话要两天。”
劍與火的大宋
鴻蒙聖祖
“那到时候请你再联系我。”南意棠拉着孩子的手走了。
为了犒劳小馒头的配合,南意棠带着他去商场里买了不少玩具,看着孩子无忧无虑的样子,她的心里面还是有些羡慕的,她希望孩子一直能够这样无忧无虑下去,当初把孩子刚刚带回来的时候情绪那么低沉,那么小心翼翼,完全都不像一个小孩的样子,好不容易才让小馒头重新开心起来,绝对不能再让任何事情影响到孩子。
“小馒头,我是你的妈妈,对吗?”
最终降临 花水木
“是。”小馒头点头,似乎有些不太理解,南意棠为什么要这么问。
“我是你的妈妈,所以我们会一直在一起的。”南意棠把孩子紧紧的搂在怀里,她也在不安,也在害怕,可是她不能放弃,也绝对不能动摇。
“妈妈,我们怎么不回家?为什么要到这里来住了?”
小馒头看着原来的住处,还有些不习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