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qkce火熱連載都市言情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線上看-第127章 這倆小反派是走錯片場了吧?鑒賞-relxd

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小說推薦我靠反轉系統吃定仙君
“虫子,那些虫子飞过来了!”
人群里有人惊慌大喊着。
“刚才我们出恶龙渊的时候也没见有黑色虫子,怎么灵虚派出来就有了?”
“就是啊,灵虚派是最后一个出来的,你们是不是触动什么机关?”
山洞里的弟子们噪杂声一片,议论纷纷。
李野气鼓鼓地说:“仙君平日照拂你们的时候还少吗?”
“这种时候说风凉话,要不是他在那里抵御虫阵,你们这会早都成空壳了!”
此话一出,众人的不满和议论之声小了几分。
“仙君是我们修仙界的泰山北斗,自是德高望重,只是我们也是有心无力,实在站不下了,你们到前边去寻寻。”
出声的是一个手持拂尘的灰袍女道长,方脸细长眉,一看就不是好惹的主。
但是她说话竟然如此温言细语?
反倒是那个方琼,用得到仙君的时候巴结讨好,关键时刻,呵呵。
苏青之打断李野的争执说:“李野,仙君吩咐尽快赶到灵堡,多费唇舌干什么,走!”
魔魇之赤龙
“我在灵州国见过这种虫子,我有办法!”
是谁在危难之时挺身而出?
“是你?”
苏青之的下巴惊掉了。
出声的不是别人,正是雅秋苑弟子们不太瞧得上的灵州国世子。
穆沉英胸有成竹地说:“苏兄弟,你信我,我有办法。”
“我跟您们去!”
山洞里有人拨开拥挤的人群,几步跳到苏青之的前面,宁家兄妹?
这..这俩小反派是走错片场了吧?
我们这是临危受命,去干好事呐。
其他门派的人面面相觑着,灰袍女道长忽然招呼弟子们围了上来说:“我也跟你们去!”
方琼呵呵冷笑,轻嗤:“送死还要结伴去,真是有趣,咱们崆峒的弟子不走!”
“穆大哥,你的法子是什么?李野,过来帮忙!”
霸宠小青梅:高冷竹马狠妖娆 一夜笙歌
穿越时空之生死恋
苏青之无暇分神去听那些门派的聒噪声,轻声说。
李野实在忌恨此人如今夺走了苏师弟的关注,但外敌未除,还是得拉下面子来问问,毕竟仙君可还在恶龙渊里苦撑呢。
“喂,傻大个,你的法子是什么?”
他不清不愿地凑上前懒洋洋地说。
这都什么破称呼,苏青之没好气地说:“这是我穆大哥,李野你个臭小子,皮痒了是不是?小心我用金针扎你!”
“在我们灵州国有一种树木,那气味是这些黑水蛭最厌恶的,就是白杨树!我们可以捡点白杨树的树枝来熏,或许有效!”
穆沉英不甚在意李野的调侃,沉声说。
这句话像是一针强心剂,一下子就点燃了众人的热情。
危难之时众人变得空前团结,宁家兄妹自告奋勇地站出来说:“白杨树我见过,我带你们去找!”
嘿?
这两人的脸庞怎么突然柔和了不少,褪去了戾气之后的宁柔竟然还挺好看的?
求同存异,苏青之对上李野的眼神,会心一笑说:“穆大哥说的话,我信,走!”
令人惊喜地是,当树林里燃起阵阵浓烟后,那些黑色的虫子攻势顿减,停在了浓烟外不再上前。
“成了!法子成了!穆大哥你简直太牛了!”
苏青之靠在穆沉英身旁,乐得手舞足蹈,无比自豪地说:“我就说嘛,天无绝人之路!”
虫子队伍的领首者单脚点地沉思了几秒,忽然很有组织,很有计划地奔着山洞去了,只听到里面凄厉的惨叫声和刀剑砍杀声。
弟子们衣袖狂挥,佩剑狂砍,发现并无作用,气急败坏地喊着:“走开,黑虫子!”
“哗啦啦。”
拥挤的人群如恶狼一般逃了过来,身体裸露的肌肤上到处都是虫阵的杰作。
崆峒掌门方琼抢先一步,准备跳进火堆内,就被李野气势汹汹地拦住了。
局中人 墨总
通天神功 老幺
“这里没地方了,你们往前去寻寻。”
“再往前一步,就别怪我们杀人了!”
灵虚派众弟子们极尽讽刺,阴阳怪气地说。
“啊!啊!咚!”
崆峒派的弟子被虫子咬的惨叫着,倒在地上直哼哼。
苏青之听得实在不忍,摆摆手说:“算了,咱灵虚海纳百川,不跟他见识了。”
有位崆峒派弟子实在疼痛难忍想要冲过火堆,就被方琼一脚踢开。
他抢先一步跳过火堆,谄媚地说:
“还是穆英雄有本事,解救大家于危难之时呢。”
“小苏人长的俊美心肠又好,怪不得仙君那么上头,日日离不得身。”
两面三刀的小人,如此无德之人怎配做掌门?
苏青之本以为花如雪够凉薄了,不曾想还有更无耻的方琼。
忽然之间仙君的形象高大了不少,至少危难之时,他会护着灵虚的弟子们。
风光霁月的君子,请受青之一拜!
她沉着脸正要出言讥讽,就听穆沉英说:“苏兄弟,你觉不觉得好像有股臭味儿过来了?”
妈耶,穆大哥怼人很有一套嘛。
“嗯,太难闻了,熏得我有点想吐。”
苏青之眨眨眼笑眯眯地说。
网游之混沌至尊
令众人吃惊的是,方琼一点都不着恼。
“这火势刚好,我来烤点馒头吃。”
他毫不客气地从布兜里掏出两个馒头说。
厚颜无耻,真是比本尊的脸皮还厚。
苏青之忽觉李野扯住了自己的衣袖,他低声说:“那是崆峒掌门方琼,铁皮功练到极致的人物,你怼不过的。”
那可不一定,本姑娘手握反转系统,总有一日要给你点颜色瞧瞧。
李野带着几名弟子坐在马车上赶赴恶龙渊增援,不知怎的他心里有些空落落的。
瞧苏师弟那张小嘴叭叭的,围着穆沉英寸步不离。
仙君呐你可得努努力了,你的小宝要被人撬走了,这怎么能忍!
缩在灵堡冷如冰窖的大堂里,苏青之迷迷糊糊地靠着墙壁打盹,就听众弟子们一叠声喊道:“仙君你怎么样,仙君!”
她顿时惊醒扑上前去看,见冷千杨忽然用衣袖挡住了脸颊,沉声说:“回去坐着,别过来!”
他的语调低沉又疲惫,想必刚才定是撑的很辛苦。
后面还有好几个关卡要过,要是他出了事,可怎么办。
“我不,我要跟着你。”
苏青之帮忙扶着担架,语气坚定地说。
晴兒的田園生活 千年書壹桐
“苏师弟,仙君额头好烫啊,烧的连耳朵都红了,你快来搭把手,给量一量。”
“苏师弟,仙君被虫阵咬了好多伤,我扶着他,你来给抹点灵药。”
“苏师弟,仙君的药要多吹会儿,太烫了减药性,太凉了又伤胃呢。”
雅秋苑的众弟子们忽然之间达成了共识,将苏青之推到了救死扶伤的第一线。
其他门派的几名弟子瞧着忙的跟陀螺一样跑来跑去的苏师弟,皱眉说:
“他们雅秋苑不会是欺负新弟子吧?怎么净抓着他一人使唤,都跑出一身汗了!”
“嗨,估计是这位弟子做事又快又好呗,仙君眼光多尖的,没点本事能是身边第一红人?”
这个病娇苏师弟是胆小鬼的头,爱哭鬼的扛把子,好像有点本事。
“那只眼睛出来了!”
伴随着弟子们的惊呼声,一堆的人连滚带爬从仙君屋里逃出来。
“苏师弟靠你了!”
苏青之还在愣神,就被人推进了屋子。
月光斜着撒下来照在冷千杨的脸上,他衣襟散乱,高耸的发髻松散着倒是带了几分凌乱美。
诡异的是,他眉心的红痣上“坐”着一只眼睛,两条细长腿隔空交叠在一起,冲苏青之邪魅一笑。
红..红头发的小鬼索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