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crcr火熱都市小說 蓋世 ptt-第一千三十七章 不想太耽擱讀書-w9ti0

蓋世
小說推薦蓋世
银月女皇徐徐后退,站在了“灰暗乐土”的边沿地带。
月夜族的女祭司柏莎,还在以月池内藏的精炼月能,帮助格尔洗涤“阴葵之精”,她在得知虞渊和神魂宗有关以后,再不敢轻举妄动。
虞渊别头一看,就见彩色云海深处,属于胡彩云本命物的那一棵巨大桃树,竟摇落出片片桃花。
绚烂的桃花,自带某种神力,纹理富含着邪恶生机。
夺舍了卡尔夫的月妃,从男性完全转变为女性,真正成了之前她显露出来的体态姿容,一双弯月般的眸子,透出的阴冷光芒,令人简直不寒而栗。
只是,此刻的她,已被片片桃花淹没。
漫天的桃花,海洋一般环绕她周遭,道道璀璨的光芒,如刀刃般袭来。
啪啪!
桃花在月妃挥袖时,也被碾为齑粉,光点四溢。
更多的桃花,会从那桃枝内生出,会继续向月妃而去。
虞渊以气血和魂力感知,从每一瓣桃花深处,嗅到的气息都不一样。
有大妖的气血结晶,有人族阳神境的魂魄凝炼,也有变异魔怪的驳杂狂暴,还有外域凶兽的嗜血癫狂……
重返自在境的胡彩云,似能将所有炼化在彩色云海中的异物,残存的力量剥离后精炼,融入那朵朵桃花内,给予敌人打击。
细看之后,他就知道桃花夫人和月妃的战斗,短时间分不出胜负。
網遊之壹槍爆頭
月妃也极为强悍,此刻在彩色云海深处,尚未展现真实的力量,似乎还在琢磨卡尔夫体内的血脉神异,和他持有的器物和异宝。
“柏莎是吧?”
虞渊的注意力,忽然落向那位月夜族的老婆婆,笑着说:“解开对‘灰暗乐土’的束缚,我赶时间去湮灭星域,不想太耽搁。”
影族的帕丁森,刚在陆地内部,启动了什么隐秘装置。
可依然,没有能够让“灰暗乐土”,摆脱旁边陆地的牵扯力。
“灰暗乐土”还是被拉扯着,动弹不得。
如“灰暗乐土”般的奇异陆地,在此方区域停留太久,很容易被有心人盯上。
不论是所属五大至高势力的人族、大妖,还是外域的异族正规军,知道“灰暗乐土”在此,都可能带来额外的麻烦。
“我拘禁的只是流寇之王的灰暗乐土,而非你!”柏莎气哼哼地说。
她话里的意思,她身为月夜族女祭司,对猖獗的流寇下手,一点心理负担都没。
你虞渊如果不满,完全可以御空而去,脱离“灰暗乐土”独行。
她这是,以另外一种她认为合理的方式,站在格尔那一方。
格尔受了重创,被“阴葵之精”荼毒,她也感到心伤,也在发泄情绪。
“如果你坚持……”
心念一动,虞渊将斩龙台唤出,以空着的那只手,轻轻握着那灰白色的石头。
在帕丁森,艾莲娜惊异的目光下,他骤然破开“萤能光罩”,屹立在污秽异能泛滥的星河之中。
他看向离此不远的,和月莹界规模相当的陆地,看到了那银亮的界壁。
風流軍神
他手中的斩龙台,骤现道道宛如时空裂缝般的神异光芒,虞渊身前的一方星河,像是被光芒割裂开来。
于此同时,许多散发着奇异剧毒的瓶罐,悬在虞渊附近。
一个瓶罐的瓶塞打开,一道来自于涅灵界,众多植物体内的毒素精华,如流光般垂落向远处的陆地。
都市之传道宗师
银亮的界壁,因斩龙台的出现,因众多时空裂缝般的光芒,已变得极为脆弱。
待到,那些由煞魔收集的毒素精华,浇灌向陆地,一碰触银亮界壁,界壁就像是烈焰点燃,瞬间燃烧起来。
“你,你在干什么?!”柏莎慌了。
银月女皇也为之变色。
尋石路
渡靈人
“那块石头,加上他在涅灵界收集的奇毒,能消融掉一方小天地的界壁!”虚空灵魅一族的贝宁,也坐不住了,脸色惨白,“别,别这样做!那陆地,会变成另外一个涅灵界!所有的月夜族族人,要么死,要么沦为变异魔怪!”
没有资格去残月之上的月夜族族人,生活在旁边的陆地,还有月莹界。
如浩漭的人间国度一般,那陆地的月夜族族人,血脉几乎都在五级以下,一旦遭受污秽的星能异能侵蚀,结果可想而知。
发生的涅灵界的噩梦惨案,也会以同样的方式,发生在那陆地。
“柏莎,你觉得此陆地的界壁被消融了,还能有磁场可束缚灰暗乐土吗?”虞渊微笑着,“还有,你真的想看到,名义上属于你管控的一方陆地,所有月夜族族人死绝?”
“不!不要!我知道怎么做了!”
贝宁和虞渊描绘出来的画面,即将可能发生的事情,终于击溃了柏莎的心灵防线,她被格尔影响的理智,因恐惧而全部回来,“我这就放你们走!”
“逐月法杖”凝为一道光流,落向那个也有城镇,也有小国度的陆地。
法杖深入地底某处神秘区域。
轰!轰轰!
那陆地内部,三次极为明显的震动过后,一直停着动不了的“灰暗乐土”,再次如脱缰野马般飞窜出去。
虞渊洒然一笑,没有再次继续后面的动作,轻飘飘落入到“灰暗乐土”。
“这就对了嘛。”
他把斩龙台收回,看了一眼,已被“灰暗乐土”越过的陆地,对柏莎说,“好心建议你一句,还是赶紧过去,修补那破裂一角的界壁吧。不然,裂口会越来越大,那陆地还是会生灵涂炭。”
“冷血的恶魔!”
柏莎咬着牙,死死瞪着他。
半响后,她不得不驾驭着月池组成的蒲团,从“灰暗乐土”飞离,都顾不上格尔的厉啸和怒吼声。
“格尔,我们,我们不是他的对手,杀不了他的。”柏莎低声解释,显得很无助,“还有,我也不想你,死在他的手上!”
前妻來襲:總裁的心尖寵 紫語
“我要和月妃大人并肩作战!”格尔尖叫。
“她,她也未必能赢……”
柏莎小声嘀咕一句,身下的月池蒲团,陡然化作一团月芒,直接冲离“灰暗乐土”,降落到界壁破开的陆地空中。
蒲团中,一个个月池,立即移向裂口,灿灿的月辉喷涌而出,全力修复裂口。
她知道虞渊不是瞎说,任由此裂口的“毒火”,继续汹涌燃烧下去,此陆地的界壁会消融掉,她的那些月夜族族人,恐怕会因此而死绝。
身为此方星域的负责人,她将难咎其责,定然会被追究到底。
而且,她自己心理上的那一关,也过不去。
许久许久以后。
同为流寇之王的影族罗尼,还有修罗将军费尔南德,没有率领任何麾下,乘坐着一艘小型的星河战舰抵达。
血神笑
“灰暗乐土曾在此逗留!”
罗尼毫不畏惧地,站到柏莎面前,阴沉着脸,道:“我还留意到,你曾御动那残月的力量,试图摧毁我一手打造的星河古舰!女祭司大人,请问那灰暗乐土,还有我弟弟,现在何处?”
都是九级血脉,他和费尔南德有两个,谁都不惧柏莎。
好不容易,将破裂的界壁修复好,柏莎望着终于姗姗来迟的另外两个流寇之王,沉吟了一下,说:“去湮灭星域了,你们?”
“我女儿被擒获了。”费尔南德冷着脸。
“我弟弟,还有灰暗乐土被挟持了!”罗尼道。
古老月魔格尔,已重返柏莎的身体,两人迅速交流了一番。
不多时,柏莎内心有了决策,她看着两人乘坐的那艘星河战舰,道:“它不如灰暗乐土快,根本追不上。”
罗尼道:“这点,我不需要你来提醒!”
“我能帮你们。”柏莎脑海的意志,被格尔稍稍影响,“你们也知道,这一方星河属于月夜族的领地,有很多哨兵,有不少我们可以利用起来的物资。”
此话一出,费尔南德明显一愣。
柏莎,属于外域各族的正规军,是月夜族的正统女祭司,如她般的大人物,该仇视一切的流寇。
柏莎说要帮助他们,反而让他们觉得有诈,心里有些不安。
“挟持灰暗乐土的,是我们的共同敌人。”柏莎解释。
“说说看吧。”罗尼道。
……
重新恢复航行的“灰暗乐土”。
虞渊微眯着眼,时而看向那涌动的彩色云海,发现桃花夫人和月妃的战斗,如火如荼地,已进行到最后。
“虞渊,我能轰破她这具月夜族躯体,等她魂魄遁离时,你来助我一臂之力!”
桃花夫人也见识了虞渊,以那“断魂斩”瞬间重创格尔的过程,没魔躯形态的月妃,和格尔一样的魂灵形态,她相信也承受不了那种袭击。
她想和虞渊联手,在不付出惨痛代价的前提下,让月妃死于“灰暗乐土”。
“放心,她只要没了魔躯,只剩下魂魄形态,绝对逃脱不掉。”
虞渊洒然一笑,瞄了一样不远处的塔楼中,缓缓浮出的煞魔鼎,“不仅逃不掉,她还会被煞魔鼎炼化,沦为另外一位强大的煞魔!”
此时此刻,他感应到了虞依依的存在,知道经过这段时间的精炼,虞依依躯体淬炼了一番,完成了惊人蜕变。
想都不用想,虞依依也变得更为强大了。
除了虞依依,另外四头强大的煞魔,也可以陪同她参战。
鼎魂有了实体,再加上四头能做为阵列枢纽的强大煞魔,还有一个寒妃可用,虞渊绝对不相信那位古老的月魔,能逃出他的掌心。
即使,加上那位不知深浅的银月女皇,月妃依旧要死于此。
“虞,虞渊……”
自始至终,没有离开“灰暗乐土”的李玉盘,听到他和胡彩云的谈话,看到他自信无比的神情,面露难色地说道:“能否给我一个薄面,放月妃一条活路?你也知道,她不是奔着你,而是因为聂擎天的剑鞘,和剑决。”
“放过她?”虞渊扯了扯嘴角,“我第一次去陨月禁地,就是她的残存魔魂作祟。陛下,你可知道当初的试炼者,有不少也因她而死?”
“她那没冲出禁地的部分,很多事情不清楚。”银月女皇解释。
留在禁地的月妃,不清楚另外一个自己的谋划,可依附在银月女皇体内的那个月妃,则洞察一切。
不过,即使什么都明白,女皇体内的月妃,也不会在意。
她是古老月魔的至强者,她在意的,只有含月夜族血脉的李玉盘。
别的人,银月帝国的臣民死活,她根本无所谓。
“给我一个薄面,给她一条活路吧。”见虞渊沉默不语,李玉盘再次出声请求,“古老月魔一族,所剩的强者不多了,现在的外域天魔,和神魂宗也来往紧密,你没必要赶尽杀绝。”
看着曾经的女皇陛下,为了一个月魔,向自己恳求,虞渊略有些不适应。
他暗自琢磨。
“当然,我会用一些消息,来交换她的存活资格!”银月女皇又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