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ajpk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迷途的敘事詩 愛下-第一百零三章 我,秦始皇,打錢相伴-mxtnw

迷途的敘事詩
小說推薦迷途的敘事詩
首先需要搞清楚的一点,那就是夏冉绝对没有什么流落在外的平行存在,或者是没有被收束、不受他控制的异时空同位体之类的情况。
——这是完全可以确定的事实。
毕竟第二魔法的法则特性就从概念层面锁定了这个结果,从成就魔法之域的那一天开始,他就是诸界唯一的存在,吃不吃平行世界理论只取决于他自己的意志……
所以他对于那个仿佛是替代自己的「夏苒」的存在,多多少少是能够猜测到一些的,估计和自身统合了所有相位,集齐了无限的平行存在,导致自己所有的异时空同位体从无限的世界线上消失的现象有关。
因为魔法是绝对的奇迹,属于不同次元的神秘。
超脱了世界的法则,如同来自天外的神之准则一般,运用着完全不同的法则,突破着完全不同的极限……所以在夏冉收束所有的平行存在之后,所有的“他我”应该都在第二魔法发动的那个瞬间,从其他的世界线上消失了。
对于那些世界来说,这种现象并不是说曾经有那么一个人,在某个时间点突然人间蒸发,再也找不到了的简单失踪现象,而是直接就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和记录,仿佛从来不曾存在过一般。
但是这么一来的话,又必然会出现因果逻辑层面的矛盾与冲突,毕竟一只在南美洲亚马孙河流域热带雨林中的蝴蝶扇动一下翅膀,都有可能在两周后引起美国德克萨斯的一场龙卷风,更何况是一个人?
唯美古风小故事
或许夏冉在其他世界的异时空同位体,本身也是普普通通的平凡人,对于社会或者历史来说,都是微不足道的,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的存在就是可有可无的。
突然从世界上消失,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和记录,那么曾经做过的事情,与其他人或事产生的交集,对这个世界所造成的影响,都会出现无法解释的空白……影响一步一步地根据蝴蝶效应扩大连锁反应的规模,最终整个历史进程都会随之变动。
如果夏冉是宝石翁那样,虽然能够穿越不同的平行时空,但是实际上一直都在同一个世界之中活动的话,那么这种情况也可以参考宝石翁的状态,即使不在某个世界线之中,但对于世界这个封闭系统本身,他其实一直都存在其中……
但偏偏夏冉不是,而且第二魔法也能够开始影响到领域之外的其他次元,所以在诸界唯一的这个法则特性的前提之下,没有被选中的世界之中的那个“他”是真的彻底消失了。
所以——
很有可能是有方向上的修正力发动了,世界线收束,针对阿卡夏之剑所造成的影响与扭曲进行了逻辑修正,要将被破坏的记录“圆”回来。
……
……
黄昏时分,铃声响彻校园。
不多时,学生们组成的人潮就从教学大楼里汹涌而出,向着学校的正门口如同洪流一般冲去,熙熙攘攘,人头攒动,堵得水泄不通,几乎寸步难行。
在班级教室之外的走廊上,一个身材高挑,以黑色长直发为显著特征,气质文静的少女趴在栏杆上,有气无力的迎着夕阳的余晖,看着从教学大楼到校门口之间的人潮涌动。
这是每个月的月末都会发生一次的现象,她对此已经见惯不怪了,因为这间高中是寄宿制学校,只有在每个月的最后一个周末才会放一次假……当然,实际上根本就不算什么“放假”,只是每月一次的“负重训练”而已。
因为都是星期六的下午五点钟之后,才允许让学生离校回家,然后在星期日,也就是第二天早上八点之前,就必须回校报到……根本就是让学生回家里睡一觉的性质而已,完全称不上什么放假。
如果仅仅是这样的话,也就罢了,最要命的就是老师们都会抓住这个难得的长假,给学生们布置一大堆的作业——
每个科目的老师都很体贴,都觉得自己布置的作业很少,学生们回家之后,晚上睡觉之前抽两个小时的时间就能够轻松完成……九个科目都是这样的说法,真的是老时间管理大师了,所以学生们才纷纷嘲讽说这是每个月一次的负重训练。
夏苒倒是没有在学校里寄宿,因为家就在学校附近,所以申请了走读,并不住校。
每天放学后都能够回家的她,现在自然也没有其他学生那样急切紧迫的心情,也不想去和大家一起挤……
“果然还是有很大区别的啊……”
这个时候,有着一声轻声的叹息,非常突兀的在旁边响起,少女顿时便吓了一跳。
她从栏杆上直起身子来,转过头去,发现不知道什么时候,有一个身影站在自己的旁边,正在静静的注视着自己。
和尚?
怎么进来学校的?
看清楚对方的外表之后,夏苒首先就是呆了一下,对方是一个年轻人,而且还是一个僧人,光是身上的黑色袈裟就足够明显了……只是,这个和尚未免也太好看了吧?她之前还没有见过这么好看的人,就连气质都是那么好。
我可能吃了假的恶魔果实 林森的五木
这样的一个小哥哥居然去当和尚?到底是怎么想的,未免太浪费了吧?
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眼前少女一眼,夏冉的心情倒是已经恢复了平静,些许杂念也都被直接斩去,心湖之中不起涟漪,如果说之前还是猜测的话,那么现在他就是真的确定了。
就像是《灼眼的夏娜》里的“火炬”一般的存在,作为突然消失的现世不存在之人的替代品,以缓和世界的扭曲,代替消失的人的存在。不过,倒不至于真的像是“火炬”的命运那么残酷。
至少对于眼前的这个女孩子来说,他不会莫名其妙的消失不见,也不会说存在感也越来越薄弱,最终完全消失,不留一丝痕迹。
她将会继续存在,就和真正的自然人没有什么区别……
至于为什么会是这么一个女孩子?很简单的道理,既然要代替他消失的异时空同位体的存在,那么就不能够说另外创造一个全新的人来填补空白。
——因为消失的是夏冉,以及随之变动的一系列人生的「记录」,所以要针对修正的也是这特定的部分。
但是问题就在于,第二魔法的被动效果并没有结束,而是在持续发动着,一旦修正力真的完全重现了另外一个夏冉的话,那么就必然会被再度统合归一,再度从世界线上消失不见……
所以世界修正力不能够真正重现夏冉的异时空同位体,只能够创造一个高度相似而又绝对不同的反转个体。
“你是什么人?”少女有些警惕的打量着他,目光显得多少有些锐利,“我先告诉你啊,宗教人士是不可以在学校宣传宗教思想的,你最好尽快离开……”
“嗯,你怎么知道我进学校就是为了宣传宗教思想而来的呢?不能够是有其他的事情吗?”
夏冉收敛思绪,淡定的一笑,似乎饶有兴趣的这么反问道。
他对于这座学校的印象其实没有多少,因为就和他刚刚说的那样,这条世界线里的进程,和主世界的他的经历,终归还是有着不小的区别的,不光是眼前的这个女孩子的存在,还有她顶替了位置之后也能够看出的一些差异。
譬如说,这个女孩子现在就已经读高二了。
而曾经的夏冉,在这个年份的时候,都还没有上初中……
还有的就是,这个女孩子明显也没有什么健康层面的问题,至少看上去就不像是经常被噩梦的轮回无限折磨的那种人该有的精神劲头,除非她也已经觉醒,成为了迷途者……
当然这是不可能的。
“不是吗?”少女撇了撇嘴,“一个和尚跑进学校里,你该不会准备说自己是来接你的孩子的吧?反正我可不相信这种说法……”
“这个的确不是,只不过为什么你就这么断定不可能呢?”夏冉眨了眨眼睛,也没有装腔作势,既不自称僧人,也不诵经念佛,不像是之前那样,尽量表现得像是自己现在的这个身份的风格。
“你不是和尚吗?正经的和尚是不能够结婚的吧?”
夏苒上上下下的打量了眼前的年轻僧人一眼,稍微有些疑惑。
这个人的言行举止,貌似都没有一点儿僧人应有的风范,但是偏偏其身上的那种清净的气质,却让他根本就不需要刻意在口头用语、姿态言行等方面矫揉做作,就比那些自己印象之中的和尚们,要来得更有可信度。
没来由的让人相信,这个年轻人的确就是一个已经参禅证悟的得道高僧,放在小说里是那种今生要证无上菩提的真佛子一般角色。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看文基地]
“正经和尚的确是不能够结婚的……所以呢?”夏冉点点头,继续问道。
“你是在装傻吗?大师。”少女顿时没好气起来了,“既然和尚都不能够结婚,那么怎么可能会有孩子呢?”
偷心甜妻:老公请深爱 墨鱼
如果是先有了孩子,再去当和尚的话,也不是说不过去。但是眼前的这个人明显不比她大几岁,怎么想都没有这样的可能。
絕品少主 王大錘
“你这就着相了,结不结婚和有没有孩子,这有什么关系吗?”年轻僧人微微一笑,眼神澄澈,清净自然,淡淡间竟然有种佛陀拈花一笑的意味似的。
就是说出来的话,不但不是什么高深的佛理,反而还有些相当失礼的意味。
再見艷陽天 夏茉初雪
“……”
“……”
夏苒的嘴角抽搐了几下,眼神变得更加狐疑起来了:“你……你真的是修佛之人吗?”
貌似是个假和尚。
那这样的一个假和尚跑进学校里来,是想要干什么?而且为什么要专门和自己搭话?
“这个看需要吧,我也可以是道士或者魔法师,特殊情况特殊对待。”年轻僧人稍微思索了一下,给出这么一个绝对不靠谱的回答,“不过就目前来说,现在的「我」的确是一个修佛之人。”
他就是佛,只修自己,和佛法佛教都无关。
“我看一点儿都不像,而且大师你的信仰这么不坚定的吗?道士我就不说了,魔法师是什么鬼啦……”夏苒顿时哑然失笑,忍不住的吐槽了一句,同时心里有些诧异。
这个和尚似乎有一种奇怪的亲和力,让她不知不觉的就觉得对方很亲近,很值得信任,莫名其妙的就被拉近了距离,就连一开始的警惕也是不翼而飞……哪怕是现在隐约确定,对方是冲着她来的,她也照样没有什么紧张感。
“出家人不打诳语……”
黑道绝色之美人伤 苏念兮
“好了好了,别继续装和尚了,说吧,你来找我是有什么事情的吗?”女孩子轻轻的用纤细白皙的手指,缭绕着肩膀上垂落的黑发,一双乌黑的眼眸很是好奇的盯着他在看着。
她的脑海里也在下意识的胡思乱想着,难道说对方认识自己,是以前的同学或者好友?到底是初中还是小学的?
不过委实是一点儿印象都没有,尽管觉得对方的确有种莫名的熟悉之感,可就是什么都想不起来……嗯,换个思路的话,会不会是家里的亲戚之类的,父母想要自己认识一下,或许等会儿老妈的电话就要打过来了。
“我先问你一个问题,你刚刚在这上面,看着下面的人群,有什么感觉?”年轻僧人稍一沉吟,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了一个莫名的问题。
准备这个时候来打禅机?
“……简直就像是在放羊一样。”夏苒奇怪地看了他一眼,只是也有些兴趣,想要看看对方准备说些什么,于是又看向楼下已经变得稀稀疏疏的人群,回忆了一下之后,忍不住的吐槽了一句。
她当然不可能因为这种事有什么深刻的哲理感悟,唯一的感觉的确就是这个了。
“对啊,就像是一群羊,或者说得干脆一些,就是一群乌合之众……”夏冉深以为然的点点头,“其实不只是这学校里,外面的人也都是一样的……动物如此,人也不见得更高明。”
“你想说什么?”少女皱起眉头。
“羊群是一种很散乱的组织,平时在一起也是盲目地左冲右撞,但一旦有一只头羊动起来,其他的羊也会不假思索地一哄而上,全然不顾旁边可能有的狼和不远处更好的草……”
“羊群效应?你想要和我说的是这个?”夏苒一脸懵懂,这人是怎么回事。
这个理论她自然也知道,就是比喻人都有一种从众心理,由此容易导致盲从,结果往往会陷入骗局或遭到失败。
因为影响从众的最重要的因素,是持某种意见的人数多少,人多本身就有说服力,很少有人会在众口一词的情况下还坚持自己的不同意见。
“没错,所以一条传闻经过报纸就会成为公认的事实,一个观点借助电视就能变成真相,一切政治权术无不是在借助羊群效应。”年轻僧人平静的点点头,“你看到的只是他们想要让你看到的,只是被人利用和引导了羊群的行为……”
“让我猜猜,你接下来该不会是准备告诉我一个让人震惊的阴谋论之类的吧?”少女感到又好气又好笑,这是什么最近才出的新奇骗术吗?
“这个世界……要毁灭了。”夏冉没有在意,依然是非常平静的说道,“不过既然我来了,自然就还有一线生机,既然有人在利用羊群效应,蒙蔽群众,准备牺牲你们这些人,那么我们自然也可以反过来,将拯救世界的主动权握在我们的手上。”
如果有人愿意配合的话,那么他完全可以提供更加稳妥的方式来拯救世界,甚至不用这个世界的人粉碎三观。
心裏有個兵工廠
不过既然要选择代理人的话,他自然是倾向于选择眼前的这个少女,而不是去找其他人或势力,陪他们玩一出勾心斗角、斗智斗勇的戏码,想尽办法消除他们的疑虑,竭尽全力的争取他们的信任什么的……
“停停停!你还是直接一点吧,别绕圈子了,直接说你想要干什么吧?大家都真诚一些,这样不好吗?”夏苒却是觉得有些头疼,举起手来做了一个停止的手势,这么说道。
“也好,那我就直说了——”
年轻僧人似乎是思考了一下,于是也点点头。
“我是来自另一个世界的人,穿越到了这个世界,意外发现了你们的世界即将要遭遇的巨大危机,所以想要帮助你们。如果你愿意配合我的计划的话,我就帮助你成为救世主……”
“……”
“……”
“我还以为是什么新奇的骗术套路呢,原来还是这一套,拜托,这都已经被编成段子了好不好!”
少女用一种奇怪的眼神看着他:“去年的时候,就有个秦始皇就让我给他打三千块钱过去,帮助他度过难关,重新一统天下,让我在家等着做丞相来着的呢,结果到现在都还没有发兵……”
(PS:计划有变,推迟出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