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tvh3人氣言情小說 萬法無咎 起點-第二百二十一章 前功饋贈 笑納三珍讀書-ainit

萬法無咎
小說推薦萬法無咎
孤邑上真闻言略感诧然,旋即与路艰上真对视一眼。
之所以说这个抉择强人所难,根本原因在于时间实在太短。归无咎道缘高妙不假,但是这等玄虚难测之事,往往到了最后关头,立在歧途之前,心中方能生出明确感悟。再不济也要焚香沐浴,独游养心,终在某一个瞬间福至心灵,做出决断。
三日时间,未免太局促了。
路艰上真略一思忖,道:“莫非道友是通过其他法门,度量出了此宝用度之多寡?”
归无咎点头道:“正是。若归无咎所料不错,依那小界地域,吾宝当燃去三分之一之数,方可维持两气均衡。”
網遊之如影隨形 清純豆
二位上真闻言,面上都浮现出一丝惊讶。
如此,可谓极重之代价。但归无咎好似全不介怀一般,果断投入下去。
孤邑上真缓缓言道:“若是如此,吾等宗门之内,当有补报才是。”
路艰上真出声赞同,略一思索之后,言道:“诸宗天玄境的杀伐手段,道友尽可观之。若是要借用器物辅佐,亦听凭自取。”
这是最直接的思路。
既然归无咎将可用一十二个时辰的秘宝,轻易便投入了三分之一。那么令剩下的八个时辰效率更高、事半功倍,显是当然之义。
孤邑上真道:“这是我等权限之内能够为道友做的。诸位上尊出关之后,必然另有补报。”
归无咎也未谦辞推拒,这是隐宗应有态度,并不稀奇。
路艰上真又道:“如今辅界之争的比试章程,已落在吾辈手中。某倒以为,此事并不宜越俎代庖。还是请秦道友、魏道友、荀道友,马道友、孔道友等诸宗嫡传,量明己力之后自行抉择。吾辈所为,不过是尽可能探知消息,通晓敌情而已。”
归无咎闻言,立刻称是。
此言十分有理。辅界之中如何斗法,的确该当由即将参战之人自己做出决断,而不当由旁人闭门造车。
商议已讫,归无咎便要告辞。
女總裁的猛男護衛 騎士神經
孤邑上真却立刻一摆手,笑言道:“且慢。既如此,不劳日后叨扰。另有一事,不如一同知会归道友——有一位客人,正驻于本宗,与路艰道友是前后脚的功夫来到。稍后归道友可与之一晤。”
略微一顿,孤邑上真又补充道:“本已说好了。劳他等候三日,以待道友做出决断之后,再来拜访。既然归道友这里一言可决,那自然也不必耽误了。稍后他便会前来相见,归道友在此稍后便是。”
归无咎心中一动,缓缓点头。
孤邑上真、路艰上真二人,一同告退。
异界之机械战神 雨中夜雨
约莫等候了一盏茶功夫,只见一道清光纵落,未见其人,先闻其宏阔声:“上一回清浊玄象之战后,与归道友一别数十载。久违了。”
归无咎定睛一望。
来人相貌虽异于常人,但别有穆穆浑成之意,道行在近道境中也非弱者。
吸血鬼之月下決別 月光獨舞1986
望清此人相貌之后,归无咎不由暗感惊讶。
方才孤邑上真言及来客之时,一副甚为引重的态度,归无咎明察于心。暗中思之,来人多半是隐宗一方的顶尖战力,那两人中的一位。这两位与归无咎切磋交手,也是孤邑上真甚愿见到的。
考虑到归无咎与孔雀一族“威服王”孔袖已有过一面之缘。归无咎笃定,来人多半是那位出身西土的须贤上真。
却不曾想到,出现在面前的这位“客人”,竟尔是赤魅族妖王,公盛良。
此时公盛良妖王肃穆气象之中,隐隐可见容光焕发,精神舒展振作,显然心情大好。
客套了几句之后,归无咎笑言道:“公良妖王砥砺振奋,神采奕奕,当是得了不俗机缘。”
公良盛妖王随意挥一挥袖,先是哈哈一笑,然后高声答道:“此事你知我知;天下修道人共知。正是我赤魅族在上一回‘清浊玄象’之争后所得,已落袋为安是也。”
总裁令:老婆,你还欠我宝宝
归无咎闻言一怔。
自孔雀一族孔喾妖王处,归无咎早已知之,这一回清浊玄象之争落定,计有五珍现世。玄象现世三十六年后首出,其后每一十二年渐行渐远,依次出世。如今估量时辰,所谓五件珍宝,至多是刚刚出到了第二件罢了。
公良盛妖王略望一眼,已知归无咎心意,笑言道:“卜算出‘五珍现世’之象时,诸方大能,皆以为无非二种情形。”
“其一,五珍价值大致相同,等分而出;混同为一,自有妙用。”
“其二,五珍累次递进,价值攀升。其第五件出世之宝,才是真正的压轴之物。”
归无咎微微点头,他心中亦是作如是想。
其实赤魅族内部以为,多半是第二种情况的可能性更高。因珍宝出世之地自赤魅族祖地开始,愈来愈加及远。第五件珍宝之方位,大致已经到了赤魅族势力范围的边缘处。若是一个不巧,便极有可能与圣教祖庭接壤。
为防圣教出手搅扰,赤魅族可没少未雨绸缪,备下精密布置。
本书由公众号整理制作。关注VX【看文基地】,看书领现金红包!
略一思忖,归无咎言道:“想来如今情势大明,与先前所料大不相同。”
公良盛又是一笑,洒然言道:“道友所言极是。最终所出五宝,竟是君臣佐使,分列之象。头两件出世的宝物,一正一副,一阴一阳,一虚一实,其位最尊。分别于十二载之前与今年年初,落入本族彀中矣。”
归无咎心中虽微感惊讶,但是看公良盛妖王顾盼写意之神色,便笑言道:“想来这两件珍宝,非同小可。”
事涉玄机,公良盛妖王也并未多言,亦不能直言其名;只略微透露了一二。
这一虚一实两件堪为魁首的根本重宝,的是不可思议的奇物。
其中“务虚”的那一件,能于赤魅族中拯危救乱,益道固本,调天数而正气运,至少可助其免去一次倾覆之厄。而“务实”的那一件,却可以用以锻造一件根本重宝的主材。若顺利成功,其效用不在孔雀三羽衣、天马二精魄、腾蛇三分照影、以及赤魅族六合虚空所藏之下;等若族中又多出一件杀手锏。
听到这里,归无咎亦不由动容。
以规模和厚度而论,赤魅族原本就是诸妖族之冠,只是高拔锋锐之处不及八正之首的龙凤等族。如今得了这二珍,可谓是极大的增强了底蕴。
同时,对于公良盛妖王此行之来意,归无咎也大致猜测出来了。
果然,公良盛妖王续道:“除了这两件足堪达道立本、兴衰一族的重宝之外,其后还当出世三件佐使之宝。这三宝品质虽未涉道本真流,于一族一派之全体,不能说有立竿见影之妙用;只是于个人之修行,或有微功。”
“前回承情,至今未有回报。族中诸妖王议之,皆以为我族中应得之大机缘既已入手,便不可贪多务得,人心不足。故而即将出世的三宝,公议赠予归道友、秦道友、魏道友三人,无人能持异议;借此偿三位道友力挽狂澜之殊勋。”
上一回清浊玄象之战,论参战人数之巨,自然是赤魅族一骑绝尘;但是论实际战果,却未必上佳了。那一战之所以得胜,最大的原因还是归无咎、秦梦霖、魏清绮三人各自以一敌七,连取三阵,一举奠定了胜负之机。
归无咎肃然道:“贵族诚意,吾故能知之。只是……这馈赠也太重了。”
鬼差成長守則 信鬼
公良盛妖王却极果断的一摆手,断然言道:“吾族公议,道友切勿推辞。”
归无咎这才郑重谢过,又代秦、魏二人谢过。
以三人之功果,所得实是当得起的。
但归无咎亦深知,这三件珍宝,远不若公良盛妖王轻描淡写的这般简单。
说其未涉真流大本,通贯道境玄妙,这是事实;在一族一派之中未能说有根本影响,这也是事实。但是这无改于此三宝,依旧是极上乘、极难得的天地精蕴。尤其是于个人而言,大可称无价之宝。无论是天玄上真祭炼天祭器护身,亦或是年轻一辈的新锐英杰得之,皆是绝大臂助。
其品阶之高,至少不亚于九宗修道序列中的“九品宝胎”等物,甚至犹有过之。
说不定有一些匪夷所思的奇特妙用,也未可知。
公良盛妖王又不着痕迹的补充了一句:“当日之战,清微宗冷化等七人亦胜了一阵。对于这七位道友,事涉成道之所需,本族亦会倾力襄助;赠下一些于其等更为合用之物。将出之三宝,还是由归道友等三位得之,最为相宜。”
这一言,既点明馈赠之举雨露均沾,赤魅族行事,绝无逢高踩低、厚此薄彼之弊,又说得十分务实。对于冷化等人,助其成道无碍,便是大功果。这三件奇物,唯有归无咎等人,才受之无愧。
归无咎闻言,缓缓点头。
公良盛妖王见归无咎允诺,愈发欢喜,自袖中抽出一道长卷,一方玉印,言道:“只是有一桩不美。天降异宝,该当合缘之人亲自去取。三宝于十二年、二十四年、三十六年之后依次出世,有本族推演舆图与过关印信为凭。因三宝方位相去渐远,故可以早作准备。”
归无咎一颔首,笑而受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