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rsz优美都市小说 萬族之劫 ptt-第831章 6歲的記憶(求訂閱)看書-ypict

萬族之劫
小說推薦萬族之劫
三身法,融三身。
将时光长河中的过去未来,全部抽取回来,实际上是抽取本源之力。
……
“三身法,需要承载物,承载物,是关联时光长河,接引本源的一个引子和介质……肉身强大,可不需要承载物,直接接引。”
这一刻,苏宇陷入了沉思。
此刻的他,已经回到了自己的天地,他看着自己的天地,想着事情,自己从时光长河中,接引过去未来,那需要不需要承载物?
自己的肉身,能否承载三身?
“承载物承载三身,是因为肉身不够强大,多余的力量无法承载住,所以需要另外的介质去承担,我的三身,若是弱小,那我可以承担,但是一旦强大……”
苏宇的肉身,恐怕跟不上。
他的肉身,还没百战强大,当然,那是之前,后来百战和周稷断道,苏宇天地容纳肉身道,其实肉身已经很强。
也许可以尝试一下!
纳三身为一体,才是更好的选择。。
承载物承载,终究还是多了一点隔阂。
“如今,需要思考的是,如何接引三身,接引三身,会不会有什么意外?”
一个个念头闪烁,很快,苏宇嘴唇微动。
朝陽 三搖
……
片刻后,几人出现。
大周王、万天圣、琪王妃、南天王这几人,其他人苏宇没喊来,喊来也没用,大家未必能给什么好建议。
几人进门,互相对视一眼,有些意外。
苏宇找他们,一般情况下,好像只有遇到了难题的时候。
几人进门。
重生之医女妙音 小小牧童
还没开口,苏宇就直接道:“几位对三身法,有什么了解吗?”
“三身法?”
几人你看我,我看你,大周王还没开口,琪王妃就道:“陛下说的是,当年不太受重视的三身法?”
她倒是知道不少,很快道:“三身法,在第三潮汐的时候,修炼的人还不多,不过第三潮汐之后,修炼的人好像不少……”
她第三潮汐中期就闭关了,后续的事,也问过一些人,倒是知道后来三身法成了主流。
此刻,听到苏宇问起,很快道:“三身法其实在我看来,还是很特殊的,多了两条命,后来更是成为规则必修的一部分……”
苏宇打断道:“第三潮汐,三身法不是必修的吗?”
难道没有规则惩罚?
不走三身法,都会遭到规则惩罚的。
琪王妃解释道:“当年没这么严重,不走三身法,只是轻微的规则惩罚,后来我听说,不走三身法,大多都会身死道消,这和第三潮汐不一样的。”
苏宇陷入了沉思,缓缓道:“三身法是什么时候开始盛行的?”
大周王倒是知道,开口道:“第六潮汐之后,三身法就彻底成为主流了!规则惩罚,越来越重,对不走三身法的修者,都会有巨大无比的威胁!”
苏宇皱眉:“这么说,第六潮汐之后,三身法才成为主流,可是,按照我们的了解,规则都是当年的议会和人皇布置的,那也就是说,他们在渐渐收紧他人修炼其他法门的途径,这又是为何?”
他看向大周王:“你知道为什么吗?非要逼着大家去修炼三身法?”
这个……大周王想了想道:“应该和天地元气有关,也可能和万界合道增多有关,或者规则之主变多,消耗太大有关,三身法的话,消耗会降低许多!”
“你不知道更多?”
大周王疑惑,“陛下指哪个方面?”
他这次,还真没弄懂苏宇的意思,我需要知道更多的什么?
苏宇皱眉:“三身法,可以有三条命,这一点,不应该很受重视吗?”
“可是三身法很弱……”
大周王呢喃一声,这么弱小的功法,走投无路才会修,他就算有三条命又能如何?
苏宇为何忽然提及这些?
可苏宇,却是再次皱眉了:“死而复生,不值得重视吗?”
之前我就没太在意,现在,看样子大周王他们好像也没在意,死而复生,难道不值得重视?
不说自己,按理说,人皇这些人所在的时代,三身法其实已经出现了,为何人皇他们也不在意呢?
修三身,三条命!
死而复生!
这一点,别人不知,人皇、文王这些人想复生星月,应该知道复生的难度吧?
为何也不是太在意这功法呢?
这话一出,大周王几人微微一愣,三身三命,的确值得重视,可是……大周王还是沉声道:“可此法很弱,而且所谓的三命,好像并无太大作用……”
这话说的!
怎么没用?
三身法修者,保命本事本就比别人强!
苏宇看着他们,也陷入了沉思中,又道:“就因为觉得没用,所以不在乎?”
这不符合这些强者的性格。
按照正常情况,哪怕苏宇不在乎,也会探查一下的,但是之前,苏宇好像也没太在意,没深入研究过三身法。
苏宇想到了一个可能……规则影响!
到了现在,他自开天地,打破了规则影响,难道是因为这样?
就如大周天之法,其实也无法全部彻底传播下去,因为会遭受影响。
难道说,有强者,曾布下过这样的规则影响?
明明相当重要,却是没人在意这东西。
人皇他们那个时期,因为三身法刚出,也没什么人修炼,所以大家不在乎,按照大周王他们的话,第六潮汐后才彻底被重视的!
此刻,苏宇也有些不太懂。
而大周王几人,都陷入了沉思,半晌,万天圣出声道:“陛下忽然提及三身法,是因为三身法有什么特殊之处吗?三身法可救命,这一点我亲自尝试过,死而复生也的确有过,可实力不强,也是事实。”
苏宇笑道:“那是说,一般的三身法!我在想,我们这些人,此刻还可以接引三身,那又是什么结果?”
万天圣微微一怔,现在?
大家走的都不是三身法了,还能接引三身?
那自然是锦上添花,更上一层楼了!
大周王也是心中微震:“陛下的意思是,我们此刻还能接引三身吗?”
这不可能吧!
苏宇笑道:“尝试一下罢了,何况,三身法在我看来,就是接引本源回归,和死灵复生是一样的!融合本源之力,强大自身!”
“当然,这样的话,会导致时光长河被我们抽取本源之力,若是时光之主和死灵之主一样,那我们肯定要倒霉……可是,时光之主不知道是真的死了还是真的不在意,要知道,大家修炼三身法,都是在剥夺本源,但是,时光长河从未在意过,不是吗?”
此刻,苏宇都不知道,时光之主到底是什么个情况。
但是他知道,从时光长河中接引过去未来,时光之主好像从不在意,也从未阻拦过,这才是让人好奇的事。
几人顿时都眼神微动,苏宇所言若是真的,可以接引三身,那大家都可以强大一截。
大周王沉声道:“陛下,三身之法,接引过去未来,那是指在日月巅峰,刚接触时光长河,接触规则之力,才能接引,我们现在,好像没办法接引了吧?”
现在如何接引?
万天圣也开口道:“如今我们都融道陛下了,还能接引时光长河中的本源吗?”
这也是个问题!
苏宇想了想道:“试试吧!我之前观察了一下,我们毕竟一直生活在万界,在万界留下了很多痕迹!这就是本源!”
“找几位来,也只是想完善一下接引之法,顺便让几位观察一下,是否人人都适合……最后一点便是……如何开启不同的时光长河?”
众人一怔,什么不同的长河?
苏宇轻声道:“诸位难道忘了,我们开启时光长河,是不同的,现在的长河,是不包含记忆的!但是,三身法开启的长河,是个人的记忆……”
此话一出,南王、琪王妃都是一愣,琪王妃诧异道:“什么记忆?”
大周王也是一怔,看向两人:“二位没开启过那样的长河?”
“……”
一下子,大家都懵了。
苏宇倒是不太在意:“我也没开启过这样的长河!我都是直接开主道,见到的都是如今的长河,好像没走三身法,就无法开启!”
万天圣倒是开启过,还给苏宇看过。
此刻,万天圣也是诧异:“难道大家开时光长河还不一样?”
愈发古怪了!
他以为大家都看到过的。
而苏宇,再次看向大周王:“你以前融道,也是这样开长河的?看到的是记忆长河,还是主流长河?”
大周王想了想道:“我……我本人没开过记忆长河,但是有人带我看过,何况,上次我还和陛下一起,去看了王虎的记忆长河……所以我觉得,可能是我早就融道了,所以我没这个经验……但是我知道,三身法是有的!”
他解释道:“我以为是功法问题,但是我寻思着,南王她们应该也知道,现在这话的意思是,她们并不知道,代表以前没有吗?”
奇怪!
他想了想,对比一下上古,可惜那个时期,修炼的人太少了,还真没听说过这些。
到了这时候,万天圣也疑惑了:“大家都没开启过吗?”
“我倒是开启过这样的记忆长河……难道有何不同吗?”
他又道:“后来我以为我强大了,所以没能开启,我也不在意了,可能是长河中的一些过去未来的幻象消失了……”
他将这些,定义为幻象!
弱小时期,这么以为罢了。
而苏宇,却是迅速思考了起来,幻象吗?
自己的记忆长河……
他闭目陷入了沉思中,半晌,苏宇忽然道:“你们说,三身法,到底是修自己,还是修大道?”
什么意思?
众人再次看向他,愈发不解。
苏宇解释道:“就是说,三身法,是修自己的时光长河,还是修时光大道中的大道之力?”
废话!
大周王沉声道:“一切修炼,当然是修时光大道!”
怎么可能是修自己?
那不就是混沌道吗?
苏宇却是摇头:“不一定,三身法,越来越古怪了,我倒是觉得,这有点像修自己的长河,然后抽取时光长河力量罢了,简单来说,和开天一样,修自己的道,借用长河之力,然后壮大自己的大道,最后脱离时光长河!”
苏宇轻声道:“记忆长河……和时光长河,也许不在一起!”
大家被他说的糊涂,但是大体上又能明白一些。
万天圣沉吟一会道:“陛下的意思是,每个修炼三身法的存在,都有一条属于自己的记忆长河,但是,我们会通过记忆长河,去抽取时光长河的力量,最终抽取完了本源力量,然后,脱离时光长河,自成天地?”
若是如此,那三身法也太可怕了吧!
万天圣摇头道:“那岂不是人人都可开天?这还算三身法吗?这算开天法吧?”
这么可怕的功法,却是被大家视为最垃圾的证道法,有这个可能吗?
苏宇也不知道!
“试试吧!”
苏宇笑道:“不管真假,试试看就知道了!三身法接引自己的过去未来……也许,记忆长河只是另外一种形式,未必就是单独的长河……”
到了这时候,苏宇其实也不是太了解了。
唯有亲自试验一下!
只要能强大自己,管他呢!
三身法有什么问题,什么来历,迟早会知道,可能是某位大能研究出来的,也可能是一般人研究出来的,但是无意中具备了一些吸纳本源的作用。
万界之大,奇人无数!
若是无意中诞生的功法,那没什么。
若是某位大能制造的……这位,就很不一般了!
至于目的,可能是为了自己修炼,也可能是为了让人脱离时光长河做准备的,不给时光长河继续壮大的机会。
压制时光之主吗?
有这个可能!
人人都修三身法,都把自己本源之力吸纳了,那时光长河,如何壮大下去?
真要是如此……万界之战就可能存在一些问题了!
这一刻的苏宇,想到了这一点。
三身法,因为很弱,其实没什么人修炼,人皇他们这些人都在万界,其实也压制了三身法的成长,一群上古强者,没一个看得上三身法的。
他们的传人,朋友,亲人,下属……没人会去修炼三身法的!
那太垃圾了!
可是,当万界强者都离开了,三身法,很快就成了主流。
若是如此,那代表,这其中存在一些问题。
“时光师的离开,是造成万界动荡的源头原因……文王和武王也随之离去!而这些意外,可能是人祖一系导致的,可人祖一系,拿什么去算计文王他们?虞吗?她没那个实力,也没那个脑子!”
“可我上次这么说,百战却是没否认……那是否意味着,三身法其实也和人祖有关?”
目的,自然是为了弱化时光长河。
事情,越来越复杂了!
复杂到,如今的苏宇,还无法看透什么。
罢了!
腹黑总裁:拐个娇妻来暖床 九水盛火
苏宇不再深想,当务之急,是提升实力,三身法的本质,苏宇看透了,那对他而言,危险倒是不大,主要是抽离了时光长河本源罢了。
“弱化时光长河……”
冥冥中,苏宇忽然觉得,有些阴谋或者说大计划,在进行中!
“死灵之主……时光之主……三门……机缘……”
一个个名词浮现,苏宇忽然喊道:“死灵王!”
虚空中,死灵帝尊出现。
苏宇沉声道:“你之前说,三身法可能和死灵之主说过的一句话有关,他怎么说的来着?”
死灵帝尊有些惊疑不定,又问一遍做什么?
但是,他还是开口道:“死灵之主说,若是一个人想吞噬时光长河,其实很难,必须要找三位强者,三身分离,托举前中后三段,压缩长河,才有希望吞噬长河!”
“大体上就是这意思!”
他再次重复了一遍。
而苏宇,陡然眼神闪烁:“三身、三门、吞噬!”
他想到了什么,忽然,微微吸气。
不止他,这一刻,因为他说出这几句话,大周王、万天圣都忽然露出骇然之色,有些惊疑不定。
南王倒是没想太多,见他们这表情,意外道:“怎么了?”
大周王沉声道:“南王没听到陛下的话吗?三身、三门、吞噬长河!”
什么啊?
南王还是微微有些狐疑,这时候,死灵帝尊倒是明悟了什么,不敢置信道:“陛下的意思是,现在有强者,利用三身法,弱化整个长河?然后,可能有三位强者,进入了三道门户,而这三道门户,可能是长河的三节点,现在有人想吞掉这时光长河?”
他又骇然道:“死灵之主,便是其中之一?”
是吗?
因为,这是死灵之主当年提出的一些想法。
而死灵之主,又曾说过,时光之主,占据了什么大机缘,他若是先来,他也行!
苏宇沉默一会,不确定道:“不知道,但是若是判断正确,三门中,各有一位至强者存在!天地人三门,地门在万界,天门和人门,应该在长河一左一右,三门支撑起了整个长河!现在,地门中可能是人祖,天门中可能是死灵之主,人门中……我不知道是存在,或者……人祖其实在人门中?地门中另有其人?”
苏宇沉声道:“三身法的流传,也许是为了削弱时光长河,三门的出现,也许是为了一个伟大的计划……吞噬长河!”
说到这,苏宇压下心中的悸动,沉声道:“此事不要再谈了,剥夺本源,也许不是好事,弱化了时光长河,也许……也不是好事!人皇他们到底知不知道,也是个问题!”
是不是有三位至强者,准备吞掉长河?
才弄出了无数的变故?
这个,苏宇无法判断。
但是,现在不能再去猜测了,再去猜测,也许会引起一些麻烦,触动一些大人物的利益。
總裁嬌妻要造反 閑夜.
人皇这些人,也许……不是单纯的被人谋算了,而是因为阻碍了一些大人物的行动,这才被坑了,被针对了!
“情况……越来越复杂了啊!”
苏宇心中感慨一声,而万天圣几人面色变幻一阵,都没再开口。
苏宇也不多说了,直接道:“我尝试接引过去未来之力吧!你们盯着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存在,若是没有,也许都可以尝试一下!”
……
苏宇不再说那些事,只是让几人观察一下。
他这一次,没有撕裂时光长河,天旋地转中,苏宇回到了诸天战场之上,其他人,几乎没感觉到什么波动,苏宇就出现在了诸天战场。
“三身溯源……”
苏宇喃喃一声,记忆长河,如何开启,他大体上有些明悟了。
源头!
就在这一刻,其他人好像听到了浪涛声,大浪滔天!
轰!
众人眼前一花,忽然,好像出现在了一个和时光长河不同的地方,又很相似,又有些不同。
浪花滔天!
没什么支流,或者说,不存在支流,这是一条黑暗的大河,河流中,一道道浪花起伏。
这里,和当初万天圣带苏宇走的长河,就很类似了!
苏宇的声音传荡而来:“三身法,记忆河,都是一种溯源之道!”
大家不是太懂,只是记下了,没时间去深想。
而苏宇,身影忽然浮现在几人跟前,看向前方,“前面是过去,后面是未来,每一道浪花,都是你生命中留下的一段重要记忆,三身合一,就是捞取过去未来中强大的一个,去强化自己!”
这就是三身法的根本!
“而这每一道浪花,其实都是你生命中一次重要的本源……真正的本源汇聚,是过去未来全部纳入本体,万源合一!”
“当然,你未必可以全部捞取,正常情况下,捞取一尊就够了!”
此刻,苏宇带着众人,朝前方走去,看着一道道浪花,笑道:“这就是我的过去未来!你们觉得,我要是捞取过去未来,什么时候,才是我最强的状态?”
捞取过去的哪一刻,才能让自己更强大?
大周王沉声道:“陛下最强的过去,自然是刚刚!”
只有刚才,才是苏宇最强的过去,不是吗?
难道苏宇还有更强的过去不成?
而未来不可捉摸,也许很弱,也许死了,也许很强,谁知道呢!
捞取过去的话,倒是没疑问!
苏宇轻声道:“也许吧!但是我在想,我在天地中,只是二等,出了天地,不过一个三等……我的过去,存在于时光长河中的,恐怕只有三等,两个三等融合,我能成为二等吗?”
大周王想了想,这个……不一定!
也就是说,苏宇捞取了,也未必可以在天地外成为二等,更别说一等了!
苏宇又道:“捞取力量,需要承载物和肉身强大,我如今的实力,想捞取,肉身也许可以承担一次,承载物的话,如此强大的承载物……除非我以人主印承载,但是,可能也只有一次机会!”
“所以,要不不捞取,要不,就要最强的!”
“我的过去,到底什么时候才是最强大的时刻?”
众人对视一眼,不是刚刚吗?
苏宇几次询问,难道他觉得,他还有什么时候,比刚刚更强大?
不可能啊!
苏宇,又不是老古董,很早之前就强大无比的那种!
“陛下……难道认为不是过去?”
万天圣也疑惑,我可是看着你成长的,你一直在变强,可没有出现过虚弱的时候。
苏宇笑了笑:“未必!我的确一直在强大,但是……我在思考,我六岁的时候,融合时光册的那一瞬间……是否更强大?”
众人一怔。
苏宇轻声道:“时光册那时候刚出现,是否携带了一些时光师的力量?时光师应该比我现在还要强大,那在那一刻,时光册爆发力量,会不会让我在那一瞬间,强大到,超越现在?”
不可能吧?
众人心中骇然,难道六岁的苏宇,有超越现在的实力?
哪怕只是瞬间!
万天圣沉声道:“未必吧,陛下要是那时候强大到比现在还要厉害……早就爆开了!”
苏宇摇头:“不一定,也许……我也死过呢?时光册又把我救回来了,谁知道呢?我拿到时光册的时候,几乎能量消耗殆尽了……我想看看,我六岁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一刻,可能真是他最强的时刻。
无论如何,去看看就知道了。
“走吧,如今的我,还是有能力逆流而上的,回到16年前,看看那一日,我如何融合的时光册!”
对这个,苏宇也很奇怪。
时光册,真的和父亲说的一样,轻易就和我融合了?
如此强大的宝物,就在苏宇前些日子融合的时候,都提升了自己一大截,6岁的自己,手无缚鸡之力,也能把时光册给融合了?
就发烧了一天?
然后就完事了?
苏宇不信!
也许,这其中存在一些问题,苏宇总觉得没那么简单!
之前,他开启不了记忆长河,也没机会去看看,今日明悟三身法本质,倒是打开了记忆长河,既如此,我就去看看,我6岁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
一群人,逆流而上。
苏宇知道,哪怕自己不记得了,但是,回到了6岁,就能和灭蚕王一样,灭蚕王当初闭关修炼,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记忆中,却是让苏宇看到了,禁天王的父亲,给他换了血脉。
而灭蚕王,本人是一无所知的!
所以,现在回溯记忆,苏宇也能作为旁观者,看到当初那一幕。
至于带上大周王他们,一方面是为了让他们看看,有没有什么问题,一方面也是需要他们来辨别一下东西。
苏宇没看路上的那些大浪头,没意义,他知道那些都是他战斗的场景,不需要再去看一次。
他一边走着,一边笑道:“我的时光册,是我父亲给我的,你们说,我父亲……是不是绝世强者隐藏?”
之前,他就猜测过一次,但是……他爹也不像绝世强者啊!
其他人,也是异样无比,南王都惊讶道:“你的时光册,你是父亲给你的?”
这很让人意外!
苏宇点头:“没错!不止如此,我父亲得到宝物,是在星落山得到的,他还告诉我,星落山好像有遗迹,他听到了声音……如今看来,应该是时光瀑布的声音,就是文王故居门前,那时光瀑布冲击而下的声音,这声音,寻常人听得到吗?”
“听不到!”
大周王惊讶道:“我都听不到!”
苏宇眼神眯起:“不是你引导我父亲的?”
他还以为大周王引导的!
大周王对天发誓,几乎是赌咒了,急忙道:“真不是!我知道文王故居在哪,也曾想过引导人去找,但是……我去不了,也打开不了那时光瀑布!我发誓,真不是我做的。”
“我以为是你!”
大周王无奈道:“真不是,陛下,要是我,我都承认了!我这么说吧,笔道出世,其实是我引导的……当初夏辰藏在哪,我是知道的,最后百战那边出事的时候,我故意把夏辰镇压了,压在了人境……所以他复苏的时候,发现整个人境就他一人了,最后,他不得不带着文墓碑出世了,创建了多神文学院!”
苏宇笑了,大周王无奈,“真的,笔道出世跟我有关!墨道……也有关!墨道传承,其实一开始在死灵界域,后来我去了一趟,将墨道传承取了出来……给了刘洪。其实也不是给了他,是他自己和墨道契合,是我选择了他,也是大道选择了他!”
“纸道的话,稍微有点关系……但是我一开始选择的不是蓝天,蓝天那变态,是他自己意外之下,被逼疯了,人格分裂,化身千万……我一开始想的是万天圣……”
万天圣幽幽道:“是吗?这么说,我的七情六欲道,和你有些关系了?影响的还挺深,而对我影响很深的,我那师兄,倒是算一位!我那师兄,对我极好,后来陨落,让我感受到了人情冷暖,世态炎凉,喜怒哀乐,悲喜交加……我这一生,受我这师兄影响还是极大的!”
他口中的师兄,便是叶霸天。
万天圣不走三身法,后来选择走现在的人道,也就是所谓的七情六欲道,其实还是和叶霸天脱不开关系的!
大周王无语,也是,万天圣还在这呢!
他只好道:“这个我可不知道……反正陛下这边,是真的意外,和我无关!我也没想到最终是陛下继承了笔道,也没想到,是陛下继承了时光师的道统!”
苏宇皱眉:“真不是你?”
“真不是!”
大周王叫屈,我要是知道你这么牛,我他么早就培养你了,这些,其实也在他盘算之外,“我都没想到,时光册会回归万界!”
大周王解释道:“这东西回归,没开天门,如何回归?所以,我其实也疑惑一点,谁把时光册拿回来了?时光师若是真可以打开天门,让时光册回归,岂不是早就回归万界了?”
也是!
苏宇心中微微一震,低沉道:“你的意思是……可能存在一位开了天门的强者,在天门中,将时光册传送了回来?”
“对!”
陰緣索愛 蝸牛也要飛
苏宇挑眉:“可据我所知,我得到时光册的时间,和刘洪继承墨道的时间,差不多一个时期!”
大周王想了想解释道:“这个……我还真不是太清楚!我之所以选择那时候,是因为那个时期,大道有过一次震荡,时光长河震荡,死灵大道好像也在震荡……我看时机合适,就引导刘洪继承了墨道!”
他只是按照时机,给予了刘洪最佳时机继承大道罢了。
“否则,一般时候,继承墨道,是很难的,因为死灵大道压制……”
苏宇点头,不再说。
大周王多次否认,那是他干的,概率不是太高。
否则,没必要否认,此刻,苏宇都要去看了,这家伙应该趁机邀功才对,陛下你看,是我给了你机缘的……可现在,大周王不承认,那这个可能性反而不大了!
一群人继续前行,很快,苏宇眼神微动。
前方,一道巨大的浪花,比前面都要大,正在波涛汹涌!
这一刻,大周王他们也微微变色,好大的浪花,感觉比苏宇杀百战他们那一刻浪花还要大!
还真被苏宇猜中了!
他6岁的时候,可能真的很强,或者强大了一瞬间!
苏宇看着前方那浪花,深吸一口气,笑了:“走,去看看我6岁的时候,到底发生了什么!”
浪花这么大,简直比灭蚕王发现蓝天真实身份时候还要波动剧烈,这就很不寻常了!
苏宇不再迟疑,迅速带着人钻入浪花中。
轰!
天旋地转,众人好像回到了16年前。
南元,映入眼帘。
16年前的南元古城!
而众人面前,出现了一个孩子,不大的孩子,个头小小的,带着一些虚弱。
“阿宇,你爸还没回来啊!”
一声稚嫩中带着一些莽撞的声音传来,小小的年纪,声音就有些莽撞了,苏宇瞬间知道了是谁,陈浩,那家伙和他认识很多年了。
小时候,他们还是邻居,后来陈浩父亲升官了,这才搬走了。
“没呢!”
之前大家看到的小萝卜头,此刻抽了抽鼻子,声音还有些稚嫩:“浩子,我爸走的时候说很快就要回来了,回来给我带好吃的……我分你一半……”
“好吃的?”
身旁,出现了一个个头较大的孩子,壮实的很,比小时候的苏宇,壮实的多!
跟个牛犊子似的!
此刻,有些流口水:“啥好吃的,啥时候能吃?”
小小的苏宇,再次抽了抽鼻子:“你先去打吴阿三一顿,我就分给你吃……”
“还打?不行的,上次他爹都找我爹告状了……”
“那你还想不想吃了?”
小小的苏宇,再次抽鼻子道:“大不了,你爹打你一顿,反正你亲爹,又不会打死你……你打吴阿三一顿,还能吃一顿好吃的……吴阿三被你打怕了,下次有好吃的也得分你吃,你就可以吃好几次好吃的了……”
“也是哦!”
那装死的大个子,点点头,带着一些期待:“阿宇,那我挨顿打,就可以吃好几次好吃的了?”
“嗯!”
“那我去打吴阿三了!”
转命魔剑 末落天平
“去吧!”
“……”
一时间,众人纷纷看向苏宇,带着意外,我去!
你才几岁啊!
你怂恿人家去打人?
你小时候就不当人了吗?
苏宇则是陷入了回忆中,半晌才道:“不太记得了……吴阿三……隐约有点印象,小时候经常趁我爹走的时候欺负我,我母亲死的早,没人护着我……爹不在家,他妈又是个胖悍妇……我爹回来了,都吵不过她……”
苏宇露出笑容:“那家伙好像经常抢我吃的,倒是有些印象了,浩子小时候也没少打他……大概就是这样吧!”
苏宇笑容灿烂,“吴阿三……不知道现在还活着没?我都忘了这事了,没想到这次想起来了,对,这家伙经常欺负我,后来去当兵了……回头我查查看,他16岁好像就走了,都过去六七年了,不知道死没死……没死,我和他算算账!”
“……”
众人无言!
我去!
你……你可是宇皇!
都十多年前的事了,人家现在可能只是个腾空,甚至是万石,你好意思去找人家算账吗?
众人正哭笑不得间,忽然听到那小小的苏宇,惊喜喊道:“爸,你回来了!”
而这一刻,众人纷纷朝那边看去!
这一看,众人脸色纷纷一变!
苏宇也是变了脸色!
….
这一刻,他朝苏龙那边看去,苏龙好像受了点伤,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脸上还带着笑容,这也没什么,可怕的是,在苏龙身后,好像站着一人,人影虚幻,但是气息强悍无比……好像遮天蔽日!
苏宇小时候记忆浪花巨大,可能就是这个存在导致的!
苏宇脸色瞬间变了,一把抓住其他几人,迅速布下万道之力,遮掩气机!
强大的存在,是可能会察觉到被窥探的!
哪怕是十几年前的事!
果然,有问题!
苏宇心中骇然,不敢过多去看那站在苏龙身后的虚影,这是谁?
他骇然无比,就在这一刻,忽然,气机再动!
一道人影浮现,也是强大无比……当然,那是说当年,如今,倒是不算什么了。
那是……苏宇学校的看门大爷,好吧,后来知道,那是大夏王!
一直在这守护柳文彦的!
大夏王好像也感应到了什么,迅速赶到,四处张望一下,没发现什么,刚想离开,忽然,一个壮实的小家伙,一把撞到了他身上。
那是陈浩,陈浩一把撞在他身上,很快,拔腿就跑,边跑边喊道:“吴阿三,我爷爷来了,他会帮我报仇的……”
后方,几个小孩子追打过来,看到大夏王,一个个面面相觑,看大夏王壮壮的,不太敢找茬,纷纷掉头就跑。
大夏王好像愣了一下,四处看了看,笑了一声,摇摇头。
显然,他没兴趣管小孩子打闹的事。
再次朝刚刚苏龙出现的方向看了看,大夏王有些疑惑,喃喃道:“没人潜伏进来吗?”
说罢,摇摇头,叹息一声:“算了,若是大周王这孙子在,也许可以探查出点什么……我明明察觉有些异常的……还是说……是万天圣这孙子到处乱跑?好好藏着便是,乱跑个屁!”
“……”
大周王看了看万天圣,万天圣看了看他,都笑了。
16年前,有人在这骂过他们!
当然,此刻没兴趣去找大夏王算账,二人瞬间凝重,不敢回头去看,那边,苏龙正带着小苏宇,朝自己家走去。
隐约间,还能听到苏龙的欢喜声。
“乖儿子,咱们发财了!”
“你爸我,这次运气很不错……赚大了!”
“爸,吴阿三欺负我……”
“哦……乖儿子,忍忍,赚钱了,咱们换大房子,搬走,他妈是悍妇,好男不和女斗,咱们去找她算账,那悍妇能骂咱们十天十夜……搬家之前,看你爹一拳打爆他们家房顶……”
“那要赔钱的……爸,走的时候,咱们就骗吴叔叔,就说吴阿婶给吴阿三找了个新爸……让吴叔叔和吴阿婶天天打架……”
“儿子,这事干的可不地道,小小年轻的……得骗你吴叔叔,吴阿三不是他亲生的才对!”
“哦,我知道了!”
“乖!”
“……”
这一刻,万天圣几人愈加异样,言传身教啊!
没看出来,苏龙浓眉大眼的,小时候就教他儿子不干人事,难怪长大了也坏的流脓!
苏宇一脸漠然,看什么看,我爹那是怕我被人欺负了,他经常不在家,小孩子被人欺负,不得自卫吗?
当然,这些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那虚影……是谁?
楚校官——吃完請負責 許然
大夏王这位永恒巅峰强者,居然都没发现什么异常,而自己几人,也感受到了那股强大无比的力量。
这一刻,苏宇深吸一口气,陡然闭目:“走,去我家看看,我爹应该这次拿到了时光册,我倒想看看,这时光册,到底如何跟我融合的?”
我爹不是强者,但是,他背后居然跟着一人,是一直跟着,还是跟着时光册而来的?
这才是苏宇关心的事!
而这位,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