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m15i精华玄幻小說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第189章 權勢滔天的霸總閲讀-pac7z

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小說推薦穿書後我成了富婆
“送到奶奶那去,让她老人家帮我看着你。”支临冥用开玩笑的口吻说,并坐在了椅子上,把她放在大腿上。
蓝阳阳不说话,只是怒瞪着他。
“真生气了?”他轻声问,一只手搂着她的腰,另一只手捏捏她的脸。
蓝阳阳立刻就破功了,为了憋着不笑,五官都扭曲了,然后立刻抱住他,不让他看自己的表情。
过了片刻,她逐渐冷静下来,说:“我是很生气,因为想起之前小骆被小橙子欺负的场景,当时他真的太可怜了。我想不到,这竟然也是你的安排。”
蓝阳阳自从知道支临冥的身份之后,她想象不到他的势力究竟有多大,还有多少事情瞒着自己。但她心大,心想着既然过去了,就不要问太多了。
可现在,她无意之间知道了一些真相,只觉得后怕,他是不是也能神不知鬼不觉的,让骆森择从这个世界上消失呢?
“你根本不是什么魔术师,分明是个权势滔天的霸道总裁。”蓝阳阳又说,语气里俨然都是责怪,怪他瞒了自己那么久。
“对不……”支临冥道歉的话没能说出口,就被蓝阳阳给打断了。
“可我知道,我不应该为了过去的事情生气,这是不对的,争吵只会让我们渐行渐远。”蓝阳阳轻声说着,听起来委委屈屈的。
“阳阳,谢谢你的理解。”支临冥看着她,突然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低下头想吻她。
蓝阳阳赶紧捂住自己的嘴巴,忙说:“不行,先不行!我还有问题没问完!”
这要是让他亲到了,她肯定没法跑了,只有被吃干抹净的份。
支临冥无声的笑,只得重新搂紧了她,耐着性子说:“好,你有什么想问的,尽管问。”
“那后来骆森择没能出国,也是因为你吗?”
他点头,“是,那会儿你哭了,我不想看你哭,我心软了。”
那是他第一次心软,第一次看见一个人哭,恨不能把全世界的好东西都搬到她眼前,只要她不哭。
“好吧,那我原谅你了。”蓝阳阳一直是个很好哄的人,三言两语就能打发了。
支临冥心中只觉得感激,谢谢她那么好那么可爱,还喜欢自己。
蓝阳阳伏在他肩膀,打了个哈欠,明明刚起床,这竟然又困了。
观相 月华洒蓉
“要不,你去睡一觉?魔术师要开始施法了。”
“施什么法?”
天才儿子极品娘亲
蓝阳阳抬头看他,近在咫尺的俊脸,五官毫无瑕疵,皮肤亦是白皙光滑,好看的让人嫉妒。
仔细一看,突然发觉他的眉眼间竟跟骆森择有两分相似。
也是,他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啊。
“当然是让傻子消失的法术。”支临冥答道。
蓝阳阳怔忪片刻,他会不会施个法术,就让骆森择人间蒸发了啊?但考虑了两秒钟,她决定还是相信支临冥。
“那我去睡觉了,拜拜!”
支临冥一直把她送到卧室门口,蓝阳阳刚进去,转而又出来,踮起脚尖亲他的下巴,然后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立即把门给关上了。
穿越當皇帝 天皇聖祖
他无奈的耸肩,蓝阳阳这是故意掉他胃口呢,也怕被吃了,竟把卧室的门给关上了。
转头,正对上骆森择的目光。
他就站在楼梯转角处,像个偷窥者一样,被发现之后,脸上的表情很是尴尬,正欲逃走,被支临冥也喝住了。
超级教练 陈爱庭
“站住!”
密室脱逃
骆森择的脚步下意识的停下,心里暗暗责怪自己不争气,为什么要停下呢?为什么要听他的?
支临冥已经走到了他的身后,冷声说:“但凡有点尊严,昨晚你都不应该跟过来。”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骆森择看着他,表情淡定,“哦,阳阳已经告诉我了,昨晚家里失火了。不好意思,我到了晚上,智商就会失常,或许这就是命吧,一辈子只能当个傻子。”
支临冥无情冷笑,“你的演技不错,或许她会相信,可我没那么好糊弄。”
幽靈神探 陳半仙
半缘邂逅:总裁劫爱
骆森择不说话,只是看着他,越看越觉得他像一个人。
良久之后,他道:“你和爸爸很像。”
支临冥脸上的表情忽的一僵,他这辈子最讨厌的词汇就是“爸爸、父亲”,他觉得那个男人,根本不配为人父,所以一直告诉自己,他只有妈妈,没有爸爸。
“如果爸爸还在,他一定很喜欢你,他最喜欢聪明的孩子了。”骆森择嘴角露出苦笑。
“小的时候,爸爸跟我说过你。他把我拉到一边,很神秘的说,我还有一个弟弟,比我小几个月。我当时就跟听故事一样的,没想到,他说的都是真的。”
“够了!”支临冥低吼了一声,满眼的愤怒,“我不想听这些,请你滚出去。”
骆森择露出些许歉意,“如果你不想听,那我们还是说阳阳的事情吧。阳阳很单纯,给颗糖就会冲你笑,你就那么自信她不会变心?”
对于蓝阳阳,支临冥那是相当的自信,他沉着嗓音说:“她不会变心,如果她变了,我也 不会让她离开我。”
“我不会轻易放弃的,我们拭目以待。”骆森择轻轻一笑。
支临冥不说话,抬脚离开。
过不久,徐助理拿了副钥匙给骆森择,“骆少,你先前住的那套房子现在不能住了,这是爷的另外一套房子,钥匙在这,地址是……”
“不用。”骆森择淡淡的拒绝他,露出礼貌的笑容,“谢谢你徐助理,不过,我也是个成年人了,虽然没什么大的本事,但养活自己不成问题,我想我可以自己租房子住。”
如此,徐助理便也不勉强,把他送到了门口。
蓝阳阳这一觉没睡多久,许是因为有心事,二十多分钟就醒了。
这会儿骆森择已经不在别墅里了,蓝阳阳在健身房里找到支临冥。
他正穿着白色背心在跑步,露出胳膊上健硕的肌肉,胸肌的轮廓亦是诱人。此时他大汗淋漓,汗水浸湿了背心,脸上、脖子和胳膊,能瞧见的地方,也都湿的。
这样的他,散发着强烈的男性荷尔蒙气息,让蓝阳阳看的有点呆。
支临冥察觉,关掉了跑步机,走到她面前,笑着问:“这么快就醒了?”
“对啊,找你好久,没想到你在健身房。”蓝阳阳目光盯着他的胸肌。
“在你身上没用完的精力,只能在这发泄完了。”